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明朝狠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明朝狠人》第三百五十九章 阵法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夏目义昭还以为德川木秀改变了主意,欣喜地转过了头,没想到德川木秀只是阴恻恻地道:“让那些中国本土海盗冲在前面,不听话的你就直接砍了他们的头!咱们英勇的东瀛武士不能毫无意义地牺牲,敌军的火枪射程不过百余米,让那些家伙给我们当挡箭牌,只要冲过去了,没有人是我们英勇的东瀛武士的对手!……”

夏目义昭暗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德川木秀还想着算计同盟的本土海盗,虽然德川木秀这样做的确能让他们的嫡系力量减少损伤,但是却会让那些本土海盗彻底离心,如果不能如愿拿下港口,那么即使他们逃出去,也没办法再组织海盗联军反扑了。夏目义昭知道以德川木秀刚愎自用的性格这个时候是听不见任何不同意见的,所以什么都没有说继续执行德川木秀的命令去了。

德川木秀的亲卫队是经过他千挑万选选出的日本浪人武士组成的,个个武艺高强,以一敌十不在话下,忠诚度也很高,下手又狠,所以一顶上去就看到了效果,砍瓜切菜般地砍了上百个逃跑的本土海盗的头后,那些本土海盗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顶着自新军的弹雨往前冲。而燧发枪的射程虽然比一般的火绳枪要远些,也不过一百五十步的距离,所以倭寇们借着本土海盗冲在前面当人肉盾牌很快逼近了自新军的防线,带队的夏目义昭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喜色,他对麾下这些嫡系的倭寇武士的战斗力还是有自信的,只要能够和自新军展开直接的肉.搏遭遇战,这场战就算是拿下了!

负责指挥的孙智勇和李国助一看状况正朝自新军不利的方向发展,对视了一眼,齐声下令道:“后撤!”,自新军士兵们立刻收起燧发枪整齐如一地转身回撤,消失在麻袋堆码的“货堆”掩体后。

夏目义昭一看机会来了,激动地大喊一声:“快冲!”,其实不用他喊,海盗们一直被自新军用燧发枪压着打,连自新军的边还没碰着就已死伤惨重,心里也憋屈得很,现在弹雨突然消失了,自然是玩命地往前冲!

可他们没想到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他们才冲到“货堆”掩体旁,一排雪亮的长枪就刺了过来,直接把冲在最前面的那些海盗刺成了肉串,还没有等后面的海盗反应过来,“唰!”长枪又收了回去,组成长枪阵的自新军士兵也很快再次消失在掩体后。

夏目义昭看到这一幕却并没有多惊慌,既然自新军不敢和他们面对面摆开阵型打遭遇战,就说明自新军已经黔驴技穷了,虽然他们的兵力在之前的炮战和枪战中损失了不少,但总兵力还是要自新军多,而且死的大部分是战斗力差的本土海盗,嫡系的倭寇武士大都还在,自新军就算利用掩体和他们打巷战,他也不惧!

想到这里,夏目义昭不再犹豫,指挥着嫡系的东瀛武士冲过掩体主动寻找自新军决战,而自新军似乎也确实“藏”不住了,开始和倭寇短兵相接,战况也变得胶着起来,血流遍地,断肢残臂横飞,喊杀声、惨叫声交杂在一起,让这一片血肉战场变得越发惨烈起来。

而站在港口旁边的山崖上观战的郭致远等人除了催促炮手们加强炮击,不让后续的倭寇轻松登陆,延缓他们的增援速度,似乎什么都做不了。徐光启一直睁大眼睛紧张地俯视着下方战场的状况,只是因为距离的关系,自新军和海盗们缠战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方是自己这边的部队,看到下方战况如此惨烈,心又揪了起来,有些担忧地对身前的郭致远问道:“大人,你准备的‘秘密武器’呢?为何还不使用啊?倭寇人多势众,我怕自新军抵挡不住啊?……”

郭致远却只是微微一笑道:“先生无需担忧,我相信我们自新军的战斗力,现在还不是使用‘秘密武器’的时候,先生就等着看好戏吧!……”

看到郭致远胸有成竹的样子,徐光启虽然不知道他准备的‘秘密武器’是什么,但他知道郭致远向来不打没准备的战,也就没有再追问了。

下方的夏目义昭却是越打越心惊,他本以为以东瀛武士强悍的战斗力,应该能轻松拿下这场战斗,可实际战况和他预想的却完全不一样,自诩武艺高强的东瀛浪人面对自新军的密集枪阵根本发挥不出优势,更让他想不通的是根据内线的情报自己这边的兵力应该远高于对手才是,可是他却发现周围似乎都是自新军,一个东瀛武士往往要同时面对三四把长枪的突刺,手忙脚乱之下再高超的武艺也发挥不出来了,难道是情报有误?

夏目义昭当然不知道奥妙就在周围那些用鼓啷啷的麻袋堆码的“货堆”上,这些“货堆”看似是杂乱无章地堆码,其实却是沈君蓉按照“八门金锁阵”精心布置的,阵法这种东西说起来很玄,但说破了其实也简单,就是利用预设的掩体对敌军进行切割,使其兵力分散,然后集中兵力形成局部兵力优势,各个击破!

自新军每天都要进行阵法操练,在复杂的“八门金锁阵”内可以进退自如,而倭寇们却是被复杂的阵法搞得晕头转向,只感觉到处都是自新军,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对方兵力远多于己方的错觉,越打越心怯,十成战力也只能发挥出五六分了。

所以此时看似交战双方廛战激烈,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发出临死惨叫的多是倭寇这边的人,自新军这边的士兵即使负伤也大都能在战友的配合下顺利撤下来,战损比明显低于倭寇。

郭致远虽说在徐光启面前表现得自信满满,但其实心也是一直提着的,望远镜基本没有离开过眼睛,时刻关注着下方战场的变化,此时双方已廛战好几个时辰,双方都有些疲惫了,倭寇固然是伤亡惨重,自新军这边伤亡也开始增加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