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明朝狠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明朝狠人》第三百六十四章 问策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所以大部分福建官员和水师将领都不同意如实上报,但是也有老谋深算的官场老油条看出了这是捧杀郭致远的良机,沿海各省都拿倭寇毫无办法,你郭致远一枝独秀,大败倭寇,枪打出头鸟,朝廷能容下你?万历皇帝能容下你?

两派争执不下,却是让新任的福建巡抚陈子贞犯了难,陈子贞性格比较中庸,历史上他主政福建也没留下太大的名声,不过也没出过什么大乱子,四平八稳,所以他任福建巡抚的时间也挺长的,一直到1620年才卸任。他不喜欢参与党争,只求任上不出乱子,他可以平安地当他的巡抚。

此时陈子贞刚刚接任福建巡抚就碰上这么件棘手的事,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后来还是幕僚给他出了主意,让他去征询前任福建巡抚徐学聚的意见,一则徐学聚虽然已经卸任,但他在福建深耕多年,威望和关系网都还在,征询他的意见可以显示陈子贞这位接任新巡抚尊重前辈,二则这件事将来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他也可以把责任往徐学聚身上推。幕僚的这个主意正中陈子贞下怀,立刻吩咐随从准备轿子,他要去拜访徐学聚。

徐学聚虽然已经卸任了,但此时并未离开福建,一则此时京城乙巳京察造成的党争余波未了,徐学聚也想看看风向,寻找起复的机会。二则他虽然卸任了,但是东林党好不容易在福建建立的势力却不能因此涣散,还需要他居中协调,巩固势力。

东蕃大捷郭致远大败倭寇海盗联军的消息徐学聚自然也第一时间收到,这让他越发后悔当初没有把郭致远勒杀在摇篮中,要捧杀郭致远的主意自然也少不了徐学聚在后头推波助澜,所以当他听到陈子贞上门拜访的消息顿时笑了。

两人见面自然是好一通客套,互戴了一通高帽之后陈子贞才说明来意,徐学聚心里暗笑不已,脸上却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道:“陈大人,徐某既已卸任,就不宜再对福建政事发表意见了,而且陈大人你的才干远胜于我,处事自有法度,就不需要我这个无用之人再指手画脚了吧!……”

陈子贞连忙道:“徐大人切莫这么说,徐大人主政福建多年,德高望重,处理政务干练老道,子贞远不及也,以后说不得还要经常向徐大人讨教,还望徐大人切莫推辞才是……”

徐学聚见陈子贞把姿态放得很低,也就不再故作矜持了,老神在在地轻抚着颌下的长须轻笑道:“那老夫就谈谈自己的拙见供陈大人参考吧,不知陈大人对郭致远此子可有了解?……”

陈子贞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道:“略有耳闻,不过朝野间对此子风评不一,有说他是少年英才,国之栋梁的,也有说他飞扬跋扈,心狠手辣的,也不知哪种说法才是确切的?徐大人识人如炬,不知对此子评价如何?……”

徐学聚神色复杂地摇了摇头道:“老夫自问识人无数,但此子老夫却是看不透,不过老夫觉得外间风评皆不准确,倒是觉得昔日三国许劭评曹孟德所用之词用在此子身上颇为贴切,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

“啊!”陈子贞忍不住惊呼出声,之前他也听闻徐学聚似乎看郭致远有些不顺眼,一直在暗地里打压郭致远,若是徐学聚将郭致远贬得一文不值,那他对徐学聚的话就要大打折扣了,没想到徐学聚居然会给郭致远如此惊人的评价,不由惊异道:“那郭致远不过弱冠之年,徐大人却将他与曹孟德相提并论,这…这是否有些太…太言过其实了吧?!……”

徐学聚瞟了陈子贞一眼,似笑非笑地道:“那郭致远不到三年时间从一九品县令做到五品知府,其间孤身赴吕宋,凭三寸不烂之舌让西班牙人为擅杀我大明在吕宋商民一事低头道歉,随后又逢赵秉鉴叛军作乱,连下漳州八县,他以一己之力大败数万叛军,更顺势夺取东蕃,转即赴京,在朝堂上舌战群臣,让圣上特准其在东蕃开府建衙,更是打破太祖遗训,准其开海禁,通海贸,这哪一桩哪一件是寻常人能办得到的?远的不说了,就说眼前这事,倭寇祸乱我大明沿海海域已久,上至朝廷,下至地方皆束手无策,即便当年戚元帅在时也无法彻底消除倭寇之祸,这郭致远却仅凭东蕃一地将倭寇杀得片甲不留!便是称雄三国的曹孟德在他如此年纪时也无此能耐吧?陈大人还觉得老夫对此子的评价言过其实吗?……”

陈子贞被徐学聚说得瞠目结舌,但又不想完全被徐学聚左右自己的想法,忍不住抬杠道:“如徐大人所说,这郭致远所行之事皆乃利国利民之事,此乃我大明之福啊!徐大人为何又说他是乱世之枭雄呢?……”

徐学聚又斜了陈子贞一眼,冷笑一声道:“陈大人,你若真这样想可就危险了!正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东蕃孤悬海外,名义上归你这位福建巡抚节制,但实则等同于海外之国,如今东蕃草创,百废待兴,那郭致远便能横扫倭寇海盗联军,假以时日,还有何人能制?他日此子若起不臣之心,朝廷鞭长莫及,必命你这位福建巡抚平乱,陈大人以为凭福建一省军力可能抗衡羽翼已丰的郭致远?到时圣上震怒,最先要砍的可是你这位福建巡抚的头?!……”

陈子贞被徐学聚说得冷汗直流,站起来郑重地向徐学聚施了一礼,惊惶道:“幸得徐大人提点,险些误了大事,陈某性命事小,若是误了我大明江山社稷,陈某就成千古罪人了!如徐大人所言,这郭致远占据东蕃实是狼子野心,只是他如今反迹未显,陈某也无法捕风捉影弹劾他谋反,眼下之事究竟该如何处置呢?……”

徐学聚一听就知道陈子贞的思想完全被他左右了,微微一笑凑到陈子贞耳边压低嗓门道:“老夫建议陈大人可向朝廷上一明一暗两道奏折,明的那道奏折只需如实上报,为郭致远请功,暗的那道奏折则以密奏直禀圣上,弹劾郭致远有不臣之心,这样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圣上也知陈大人一片忠诚之心,即便将来郭致远起兵谋反,也怪罪不到陈大人你的头上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