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打脸成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打脸成神》第一章 师傅我快不行了 1/1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修成真仙者,可与天神抗礼,与天地同寿。

故有绝地天通,断绝凡人成仙之路。

……完……

巍峨蜀山,直入天际。

‘蜀山派’千年修仙名门,除魔正道之首,香火鼎盛,人杰地灵,十峰九仙座。

为何不是十峰十仙座?因为其中一座最小的山峰之上,有着另外一个门派‘真天一观’。

那是一个算不得天气晴朗的午后,在一座荒凉贫瘠的高山上,一座没有香火的小道观,再是一间破旧简陋的小屋,一张断了个脚用道经垫起来的木床上,躺着一位道骨仙风的老人,床边跪着一个不断抽泣的少年。

少年如各位读者般英俊帅气的脸上,被人揍得鼻青脸肿,可衣裳却是干净整洁,一副名门大派的打扮,与这周围的破旧不堪甚是不搭。

看他一脸哀伤的表情,应该是老人不久便要驾鹤西去了。

可从那老人面上看来,并没有要奄奄一息的样子,反而面色红润,两眼精光闪烁,直直地看着屋顶。

不过声音倒是嘶哑颤抖“真真啊,中午吃什么呀?这都几时啦?为师都要去了,还不让最后尝几口人间美食吗?”

那名唤做真真的少年抽泣得更加厉害了,止不住哽咽道

“师傅,这个月您都第十三次快不行了,别的仙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可您这饭量比小伙子都大,我一个人砍柴做饭,还要下山赚钱,咱们住在这么高的山上我又不会飞。”

少年情绪愈发激动。

“今天早上装成蜀山弟子替人算命被识破,还被老百姓爆打了一顿,幸亏我用脸拼命护住了这身行头,要不然连以后吃饭的家伙都没了,师傅我也好苦呀!再这样下去您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啦!”说着说着少年竟然大哭了起来。

其实少年心中还是非常敬仰老者的,可是一个月生离死别十三次,任谁也吃不消啊。

老人听到弟子被打,转头朝他望了望,看他满脸的伤痕,显得十分生气,腰板挺直了,说话声音也不再颤抖了。

责问道“裴真真,以为师我的修为,你八岁跟着我,都七年了,可是连一点毛皮都没学到,你师兄这么大都已经进入筑基后期了,你竟然连老百姓都打不过!。”

裴真真见师傅发火,立马止住哭泣,委屈地结巴道“师,师傅,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但就不是这块料。”

老人一听自己的徒弟如此自暴自弃,似乎也对他放弃了期望,轻叹道

“罢了罢了,你师兄走了,我马上也要死了,往后这道观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到时候你把它卖了当赌本,也没人拦你。”

裴真真一阵思考,认真说道“师傅,咱们这破观根本卖不出去,把大梁砍了烧柴还差不多。”

老人一听徒弟要拆了自家道观,怒火中烧,瞪目大骂“混账!咱们真天一观千年基业,你要把他当柴烧!”

裴真真一怔,随即伸出左手举过头顶,发誓道“师傅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大梁烧掉!”

老人见少年态度诚恳,自己的时间也所剩无几,怒意退了不少。

无奈道“为师这么一走,今后也无人护你了,你把这柄仙杖带好,关键时候能护你周全。”说罢便从被窝里掏出一根黑不溜秋的木棍递了过去。

他接过这古怪的仙杖,上面还带有老人的体温,通体黝黑弯弯折折,树木的纹理清晰可见,分明就是从哪棵大树上扯下的枝干,刷了层黑漆而已。

可又看看老人严肃的神情,心中还是暗暗想到“这肯定是个宝贝,以后行骗出千被人识破就不会再挨揍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偷笑了起来。

老人看了眼自己的傻徒弟,开始悠悠道来这仙杖的来历“这仙杖单名一个‘道’字,是由……”

话刚开口,屋外传来了一阵叫嚷声,“天真老头!天真老头!我们的百年之约已到,快出来与我比试,这次我一定要赢你,还有你欠我一百年的酒钱!”

声音之大,震得满屋顶的灰直往下落,屋内两人瞬间变成了土人。

更是让裴真真这个毫无修为的羸弱少年顿感五脏翻腾,头痛欲裂。

老人听见这声音显得十分慌张,焦急地对裴真真喊到“快!快把这仙杖藏起来,莫要被那人看见拿去抵债了,为师这就去了啊!”

随后一声狂笑“哈哈哈!我欲乘风起,踏破九重天。债主追上门,徒弟还酒钱!”说罢便化作一道夺目金光,又消散无踪。

还没等裴真真反应,“嘭!”的一声,那人就踹门而入!

一个身高九尺的壮硕巨汉,带着腾腾杀气,站到裴真真面前,红色的头发和胡须犹如狮子的鬣毛一般在那张大大的糙脸上铺开。

他低头扫了一眼裴真真,冷冷问道“天真老头呢?”

裴真真先是一怔,随后灵光一闪,口中轻念“赌一把!”

随即放声大哭“师傅他去啦!就留下了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无爹无娘……”

说着说着,就转向床边,趴在床上,偷偷把那仙杖又塞回到被子里去。

巨汉一看这少年哭得无比伤心,天真老头也确实不在,重重叹了口气。

沉吟道“哎,我与你斗了三百年,一次都没赢过,现在你走了,却要给我留下一个永远的遗憾。”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他眼看巨汉就要离去,顿时喜上眉梢,一边将手伸向被子里去拿仙杖,一边乐呵呵道“大仙慢走啊,有空常来玩啊!”

巨汉听到裴真真的声音,忽然好似想起什么,忽地一下,裴真真只觉得大风扑面,那巨汉便蓦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像一堵城墙那般遮住了前方所有的光线,

裴真真在那巨大的阴影下,不由得一个激灵,吓得他又把仙杖塞了回去。

巨汉垂头打量着他,一脸的坏笑,嘿嘿道“你是天真老道的徒弟?”

他一呆,先是慢慢点头,然后又立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道“捡来的,捡来的。”

巨汉并不理会,笑容逐渐崩坏起来,眼睛都已眯成了两道弧线,坏笑道“报不了仇,抢了你徒弟也算是出了口气吧!”看那巨汉的表情,好似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裴真真顿感胸口一凉,赶紧护住自己的衣领。

巨汉右手袖袍一挥,从腰间拿出一只杯口大小的葫芦,端在手中,登时变得头颅般大小,还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随后打开葫芦,如同给鸭子填食一般,摁住裴真真的脖子,把酒直往里灌,浪笑道“来吧,我可爱的小徒弟,喝了这酒你就是我‘烈空派’第十九代弟子了,哈哈哈哈!”

他只觉得喉间一阵灼烧,眼角含泪,想要反抗却又动弹不得,只能默默承受这残酷的命运。

二十息过后,裴真真和巨汉席地而坐,脸上通红,满身酒气,打了个酒嗝,醉醺醺道“师傅,咱们烈空派这酒真是绝了!天下一绝,不对!是三界一绝!”

巨汉也是晕晕乎乎,举着酒葫芦傲然道“那是当然,我跟你讲啊,我们烈空派位列十大仙门,绝学都在这酒里,特别是我这一壶仙酒,平时可不舍得喝的,修真初期若喝上一口,可抵得上三年苦修啊!”

他一听,有这等大便宜,立马惊呼“哦!这么厉害,师傅快再给我来上几口!”

巨汉则是醉醺醺地连连摇手,悠哉道“别急,别急,修行要循序渐进,一次进补太多灵脉会受不了的。”

又拍拍那健壮的胸脯,发出阵阵闷响,凛然道“不过你放心,以后跟着我,保证两天一小补,三天一大补,突破境界指日可待!”

“噗通!”一声,只见那裴真真猛地跪在地上不停磕起头来,满脸的眼泪。

大喊道“师傅啊!怎么没让我早点碰到你呀!照我说天真仙人的修为根本不如你,这几百年都是你让着他的!”

巨汉大喜,也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委屈道“是呀,若不是见他比我老上几百岁,处处让着他,他哪有赢我的可能呀!”两人相拥同时,热泪盈眶。

与此同时,蜀山通神峰,高过云天,直入云海。

朦朦胧胧的雾岚之中,一座两层阁楼,犹如仙境,阁楼之内装饰古拙,意境清雅,内有八人,是蜀山八峰仙座长老。

这八位长老个个都是修行高深,气度不凡,可此刻却正如同儿童一般的欢呼雀跃,相拥而泣,不断激动喊道“这天真老道终于死了!我们蜀山终于熬到头了!”

一阵欢呼过后,其中一位白须齐胸,鸾姿凤态的老人擦了擦激动的眼泪,面露凶相。

他对另外几人冷冷说道“那天真老道霸占我们蜀山‘天决峰’三百年,现在他终于死了,我们应该赶紧杀过去夺回仙峰灵脉!”

这时,另外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踏前一步,连连摇手道“不可不可,那老头虽死,但门下有一徒弟‘盛天’,虽然只是结丹期修为,可他手中那柄唤名为‘天’的仙剑,却是斩杀过天神的大能神器。未免他寻仇报复,我们还是等掌门出关,再从长计议吧。”

在场其他几位执掌均纷纷点头赞同“是呀,是呀,还是等掌门师兄出关,再做定夺吧!都熬了三百年了,还等不了这几年嘛。”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