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灵录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灵录局》第一章 工厂疑案(上)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一个阴天而看不见月亮的秋夜,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燕都市南郊县一个丛林的山路旁,一棵叶子红透了枫树下面。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子,头发三七分,没有打发蜡,所以看起来有些乱,身穿白衬衫,黑色西裤和深色三接头皮鞋,打着一条深蓝色条纹的领带,再套一件深灰色的西服背心,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领打扮,看着得体但是没有个性。长得不能说是貌似潘安,但也算是英俊潇洒的典范,鼻梁高挺,天庭饱满,尤其是一双深邃的眼眸为他赚到不少姑娘的回头率。一阵秋风吹过,几片枫叶落在了汽车的挡风玻璃上。那男子没有理会那些,只是嘟囔了一句“天凉下来了”,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他挽了挽衬衫的袖子,正了一下领带,扭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车窗外。

这时候男子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焦急的中年男子的声音,“是夏侯组长吗?”

“对,是我,有什么事吗?”车内的男子名叫夏侯惇,是灵录局北方行动处下属第一行动组的组长。所谓灵录局,全称“灵异事件记录管理局”,其行动组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与处理管辖区域内的各种灵异事件。

而这次的任务原本只是委托调查每周五晚上十一点左右工厂离奇被破坏的原因,头天好好的厂子,第二天就一片狼藉,部分机床也被破坏或烧掉了,这种状况已经连续发生了一个多月。而夏侯组长在第一次勘查现场时却意外捕捉到了凶灵的气息,便单独与委托人决定在最近几日工厂夜晚人少时用灵录局西南联合开发所开发的人形替代品来代替守夜工人。果然,就在昨天夜里凶案发生了,三名“遇难者”被发现时都是以干尸状态被发现,头盖骨被掀开,不见了大脑。而此时打来电话的正是这次的委托人,名叫钱途,是这家工厂的老板。他们停车的地点正是在这家工厂附近。

“夏侯组长啊,我这看了半天了,怎么还不见你们行动啊?到底行不行啊?”电话那头传来了质问声,声音中夹杂着微微的颤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秋夜寒冷。

“我说不让你跟来的吧”,夏侯惇笑了笑,语气中夹杂着调侃的味道,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钱途的车,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再等一等吧,还有一会儿才十一点呢。”

“夏……”

嘟的一声,夏侯惇挂断了电话,继续盯着窗外,脑海中一遍遍地推算着事实的可能性。

根据钱老板的说法,这家工厂每天晚上都会有两到三名工人留守值班,钱途会派他的秘书孙刚不定期地来检查。破坏工厂的案件发生过很多次,在捕捉到凶气前后都有;有“人员死亡”只有一次,发生在凶气出现之后。监控录像显示,工厂的机器是自己莫名其妙地坏掉的,链条自己断掉,设备突然起火。而人员死亡皆是在闭路电视看不见的地方发生的,卫生间里和员工的休息室里。这就难免令人产生了疑惑,假如嫌犯能遁走隐身,那么他又何必对作案地点有选择性呢?假如嫌犯是为了吸食人的精髓,那么他破坏工厂的目的又是什么?

“大哥,我已经准备就绪!”车载的对讲机传出的声音把夏侯惇从深思中喊了出来。夏侯惇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已经十一点过了。他向窗外看去,在山间公路的路面上,在昏暗的路灯下,有一团黑影在向工厂的方向移动。夏侯惇笑了笑,“开始行动!”

他打开车大灯,下了车,“是不是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了?”夏侯惇话音刚落,那团黑影突然就在车灯照亮的地方停下了。夏侯惇看着那团黑影,那黑影也一动不动地待在那里,就这样持续了两三秒。忽然间,那黑影便以极快的速度向来时的方向撤离而去。看到自己送上门的猎物就这样跑了,夏侯惇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脸上流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

“夏侯组长!”钱老板和与他同行的孙秘书也下了车。钱途站在夏侯惇身后颤颤巍巍地说,“你怎么把那邪祟放跑了啊!”

夏侯惇回头看了一样钱途,拍着他的肩膀说,“着什么急嘛,钱老板。上车跟着我走便是了。”

一旁的孙秘书一脸的严肃,也开口了:“夏侯组长,我们请你来可不是叫你带着我们兜风的!”

这孙刚是一个多月以前才当上秘书的,虽然是个新人,不过工作态度端正,又会迎合上司,深得钱途的信任。

夏侯惇怔了怔,上下打量了一下说风凉话的孙刚,说:“放心吧,一个也跑不了。”

说罢便开着车向着那黑影撤离的方向追去。钱老板和孙秘书相互看看了,也上了车,跟着夏侯惇追去。

那团黑影钻进一个村庄里,便化成一个身高得有一米八几的彪形大汉,看着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那人身材魁梧,面如猛虎,头发乱的像是鸟窝,胡子也是有时间没刮过了。下身穿着深灰色的宽松裤子,脚上穿着沾满了泥土的解放鞋,上身光着膀子,两只手一手拿一个镔铁圆锤。那大汉左右望了望,见没有人追来,便来到一户院子开始敲门,“娘!娘!我回来!快开门呐!”

院门打开,见一个老妇人拄着拐杖走了出来,“我的儿啊,你怎么又出去了?”老妇人一边把那大汉往院子里让,一边眼睛在那大汉身上打量,用手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伤痕。

“娘,我被发现了,有人在追我!”大汉搀着老妇人向院子里走了几步,正要回头去关院子门,却惊讶地发现夏侯惇正站在院子外,双手插兜,闷不做声地看着他们母子二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夏侯惇开口说话了,“你是个影魈。”

那大汉大吃一惊,诧异地问道:“你是怎么追到这的?我明明甩掉你很长一段距离了。”

夏侯惇像是没有听到那大汉的问题,继续自说自话着自己的推理,“所以,你既不是瞬移也不是隐身,而是用你的影遁能力潜入到工厂里进行的破坏。其实正常人肉眼就能辨认出你的移动,只是厂子里的闭路电视帧数太少,画质也不清晰,所以人们没有注意到而已,对吗?”

“跑啊!虎儿快跑啊!”老妇人一听夏侯惇的话,急得拐杖都掉在了地上,颤抖地喊着。

这时钱老板也赶了过来,有些颤抖地站在夏侯惇身后说道,“夏侯组长,他们就是杀人的恶鬼吗?”

“看来是了,夏侯组长,快除掉这两个妖孽!”孙秘书也在一旁附和着。

大汉一听孙秘书的话,双手握紧双锤,大吼道:“你们敢动我娘,我和你们拼了!”语音刚落,他便挥舞着大锤,冲向院子外面的三个人。

夏侯惇见状连忙上前制止,那大汉便抡起锤子向夏侯惇砸去。别看夏侯惇穿着正装,身手竟像没受到任何拘束似的,手都没从裤兜里拿出来,一个回旋踢就把那大汉踢回院子里,大汉手中的锤子也随即落在地上。

大汉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直喊疼。那老妇见状,先是俯下身子想要把儿子扶起来,之后有怒视着夏侯惇,喊着“我和你拼了”踉跄着冲向夏侯惇。说时迟那时快,夏侯惇竟不慌不忙地拉开了停的不远的汽车的后门,一个瞬移将那老太太扶到了车上坐下。老妇和众人都还没能反映过来是怎么一回子事,夏侯惇竟已拿出了自己放在车上的西服外套,披在了老妇人的身上。

“你们都太激动了!”夏侯惇坐进驾驶室,打开空调的热风,又用手试了试后排老太太坐的位置温度是否合适。那老妇人见状不知是被夏侯惇的行为整蒙了还是怎么,坐在那里不做声了。接着夏侯惇又用调侃的口吻说道:“我且问你,孙秘书,他们母子二人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至于你要杀了他们?”

“这……”孙秘书楞了一下,表情从严肃变成了疑惑,回答说“你刚才不还断定这些事都是他俩干的吗?”

夏侯惇没说话,只是笑了一下,走到那彪形大汉倒下的地方,伸出手,示意要拉那大汉起来。那大汉一脸的愤怒,扇开了夏侯惇的手,自己站了起来。夏侯惇并没有生气,而是指着那大汉的鞋说道:“钱老板你看,这位兄弟脚上穿着沾满了土的胶鞋,想必这是长期穿着这双鞋下地干农活的结果。”

“这……应该是吧。”钱途走过来看了看鞋子,应和着回答到。

彪形大汉显然还没能平息下来,愤愤地说道:“是,我是这附近种地的农民。怎么着吧!”

夏侯惇笑了笑,说道:“影魈的特性是可以化成影子附着在任何非生命体的上面进行移动或者破坏,但是如果他们想要伤人,还是需要变回实体的。”

钱途虽然听得一头雾水,还是仔细地思考着这句话,“可这能代表什么呢?”

“很简单,”夏侯惇得意地笑了一下,有条不紊地解释着,“钱老板的工厂是无尘工厂,从车间到休息室,都需要工人穿戴鞋套和防尘服进入。那么如果是这位影魈先生在工厂里行凶,那么案发现场一定会留有泥土的痕迹。但是无论是警方的调查还是我们去现场勘查,都没有发现有尘土残留。”

“对对,”钱途附和着,“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兴许是他作案的时候会换一双鞋呢!”一旁的孙秘书按耐不住了。

夏侯惇冲他们二人笑了笑,反问道:“今天他也是要去工厂犯案的,怎么没见到他穿双干净的鞋呢?”

“夏侯组长,如果行凶的不是他,那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嘛啊?”钱途越来越迷惑了。

“行凶的不是他,但是破坏工厂的是他!”大概是有些受不了钱途这猪脑子,夏侯惇提高一下嗓门,“凶手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谁啊?”不只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离真相越来越近而激动,钱老板又开始颤抖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这位影魈兄弟脚下的泥土,我可能还想不到这些呢。”夏侯惇向钱途和孙刚的方向走了几步,“那么,给我们讲讲的你的作案经过吧,孙秘书。”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