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快穿之红尘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快穿之红尘道》369武林传说(9)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辰廉的逃跑很成功。

他没有意外。

因为他将所有有可能失败的可能都算到了,包括那男子高高在上的心态。

在一处隐蔽的街道角落,他将一张百两银票递给六六:“这是酬劳。”

没错,这一次他并不是一个人逃出来的。

哪怕拥有智慧,他都不得不局限于自己的身体。

好在六六的确是靠得住的人,所以这一次才能够如此顺利。

他只是在此之前给了他一张纸条,让他想办法让他在今晚脱身。

而今天白日里,就是二人定下计策的关键时候。

火是六六的人放的,而辰廉能够轻易从客栈出来,是走的丐帮的地道。

六六没有收那张银票,而是很认真的道:“小公子是要入药王谷吗?”

辰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挎包,这是用十分简陋的葛布制成,简直是没人会多看两眼。

然而这包里装着《万毒谱》,以及各种瓶瓶罐罐,这些失如今的他的安身立命的东西。

好在哪怕只有这种程度,他依旧云淡风轻,姿态闲适,让人见之便觉得宁静。

辰廉收了那百两银票,似笑非笑的道:“我的确是要入药王谷,不过,你确定不收吗?”

“不收。”六六其实也眼馋,最后看了辰廉好一会儿,还是道,“我用这百两,交换小公子一个人情。”

辰廉并不意外听到这种话。

在江湖上,很多时候人情比金钱重要。

他只是有些赞扬这个小屁孩,这段时间他也从其余乞丐口中间接知道六六的身世。

一个孤苦无依的弃婴,被好心的老乞丐养到五岁,之后老乞丐死了,他居然依靠自己,一步步成了如今这绥广城丐帮帮主的义子,这其中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很难想象。

本以为是个实际的人,却没想到骨子里居然还有赌徒心理:“你确定吗?我可能活不到那时候,也可能不认账,更甚至未来我比你还不如。哪怕这样,你也还愿意。”

六六怎会没想过?

虽说是乞丐,但是六六觉得自己更像是商人。

商人逐利,他自然也不例外。

这可能没有回报的买卖,他却想做一次。

因为他有一种直觉,面前这个人不会让他失望。

辰廉答应了。

六六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有些感慨。

黑夜之中,他背影挺直,如青竹一般,又有剑的凌厉。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能够见到一段传说的起始。

*

辰廉会那么自信自己能够拜入药王谷,是因为毒婆婆留给她的东西之中,有一封信。

这封信,不是毒婆婆的,应该是她杀了人之后收下来的东西。

“你真的段兄之子?”郭医通看着面前清隽雅致的少年,有些怀疑的道。

郭医通是此次药王谷参加这次会议的领队人物。

他在年轻游历江湖的时候,曾经认识一个结拜兄弟。

结拜兄弟多爱救他性命,两人因此结拜。

后来他为了答谢他,就给了他信物,让他以后有事来药王谷找他。

结果没想到,一别十二年,他们竟没了联系。

而在十二年后的今日,自称他义兄的儿子找到了他。

信物是真的,信也是义兄的字迹,但是这人怎么看都不对劲。

嗯……就是太好看了!

他义兄生得魁梧健壮,皮肤却黝黑,面容扁平,说不上丑陋,但是也绝不像生出这样一个眼睛黑亮,鼻子挺翘,嘴唇薄削儿子的人。

辰廉像是会读心术一般,道:“郭伯伯,我娘当初是石距村里的第一美人。”

石距村并不是辰廉胡诌的,而是从虎子口中得知的二人相遇的村子。

而且按照他所猜想,毒婆婆得到这封信应该不会太久,很有可能就是在石距村附近的村子。

辰廉就算是冒名顶替,也不可能说一眼就会被拆穿的谎话。

郭医通直接被说服了,顿时老泪纵横:“青……”

“青书。”辰廉提醒他,这是书信主人儿子的名字,而他儿子和他一样大,正好十岁。

“哦哦哦,好名字,出处……”

辰廉闭嘴了,他觉得这个郭医通和想象中不一样。

这药王谷的长老级别的人,怎么就给人一种二二的感觉。

“不管了,青书,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呀?你爹娘还好吗?”

辰廉垂眸,尽力让自己嘴唇耷拉:“他们死了。”

“什么?”郭医通站起身,声音提高。

一直围观这一幕的人,也被他吓了一跳,有几个和郭医通差不多年纪,三十几岁的人想要走过来。

然而郭医通却扭头对他们摆了摆手。

“有一天,来了很多人,他们有组织有纪律,却穿得像山匪,进了村子见人就砍。”

辰廉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却换来郭医通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他也没觉得心虚,他这句话的关键是“有组织有纪律”几个字。

这样的存在,要不是有权势的人豢养的私兵,要不就是朝廷的人。

郭医通叹了一口气,突然将一个东西塞进了辰廉的嘴里,辰廉下意识想吐,却被郭医通制止了。

“可别吐,这个可是我最爱的。”

辰廉含了含,是一颗糖。

他难得有些惊愕,就发现郭医通笑了一下,抚了一下他的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代替你爹娘,好好照顾你的。”

口中的糖应该是比较廉价的麦芽糖,糖味也不是特别足,但是在一刻,不怎么喜爱甜食的辰廉,却细细感受这一点甜。

晚间辰廉起夜的时候,路过郭医通的房间,就听到里面有说话声。

“你还是注意点儿,让人去调查一下,否则到时候引狼入室可怎么办?”

“你个剑疯子,可别乱说,调查我会调查的,不过我看他就是我段兄的儿子。而且什么引狼入室,你别说你没发现,他压根就不能练武。”

“不能练武又怎么样?这世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

“呵,不管如何,就算他不是段兄之子,我也会收下他。”

辰廉垂眸,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般轻手轻脚离开。

辰廉成功留在了郭医通身边,为了不和那自称贾铭的白衣男子遇上,他干脆呆在了酒店之中。

这次的事情还没结束,他没办法立刻跟着药王谷的人离开。

而郭医通似乎怕他无聊,问清楚他会不会识字之后,就扔了一本书册给他。

辰廉翻开,呼吸就忍不住放缓了一些。

这是药王谷弟子们梦寐以求的《医经》。

哪怕只是第一册,也令辰廉露出了一个笑容。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