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快穿之红尘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快穿之红尘道》375武林传说(15)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青年身处一身玄衣,坐在盛开的竹林之中,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他似乎听到动静,手收,琴音散去,眸光往她这边看来。

他的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

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桃花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生得如此妖孽,孙琴烟觉得他若是愿意一笑,定会让一城甘愿为他倾倒,让一国甘愿灭亡。

然,他似是天生的冷淡性子,此时并没有笑,甚至他给人的气质也是冷淡的。

孙琴烟曾经听下山的师姐说起过,琉璃宫的少宫主生得妖孽至极,乃是天下最最最好看的男子。

如今孙琴烟却想,师姐那是没有见到眼前之人,若是见了,定然会立刻改变观念。

“你是何人?武当的人吗?”

孙琴烟听到那绝顶好看的人如此道。

天啊,要死了!

这声音怎么听着,她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浑身战栗。

低醇得像是曾经她偷喝爹爹埋在梨花树下的那壶酒,一口下去,就有一种飘飘然之感。

“我、我爹是武当掌门。”这话一出,孙琴烟就想打自己一耳光,怎么开口就说我爹是谁,敢情怪像是给人下马威一样。

想到这里,孙琴烟赶紧补救:“我叫孙琴烟,弹琴的琴,烟火人生的烟!”

孙琴烟只见对方轻笑一声,站起了身,这时候孙琴烟才发现,这青年极高,八尺还要高!

她脸又红了,忍不住后退一步。

“孙小姐好,吾名段青书。”

段青书。

孙琴烟不知为何立刻就想到了他的名字是哪几个字。

这名字真好听。

她脸有些红,低声道:“对不起,我就是太无聊了,才会闯进来。”

“无碍。”辰廉说完这话,就进了竹屋,没一会儿就出来,身上还背了一个包袱。

“段哥哥,你这是?”

辰廉道:“让你们久等了,此次义父让我跟着你们出山,去诊治华前辈。”

孙琴烟张大嘴巴:“郭长老不去吗?”

辰廉只是意味深长的勾唇,并不多言。

果不其然,在知道此次郭医通不出山,而是叫辰廉出去,就有些着急:“郭长老,吾妻……”

“我这义子医术已然可以出诊,怎么,孙掌门这是信不过老夫吗?”郭医通似笑非笑。

“不,不是。”孙抚哪里敢说信不过,“只是这位段小兄弟,年龄看上去不大……”

“他年龄不大,但是医术已经超过谷中大部分人……”说到这里,郭医通还嘀咕,这大部分人中,就包括他,想到这里他就觉得郁闷。

当初不过是想要让这小子有一个谋生的手段,却不曾想,这人居然是天生学医之人,早几年前,郭医通的医术就比不上他了。

郭医通心头郁闷,嘴上就没好气:“你放心,他足够了!”

孙抚哪里还敢说什么,他本来还想再找一位,大师药王谷的规矩就是一次只能带走一位药师。

孙抚不禁有些后悔,多等三日不说,最后还只带走一位青年。

“不知这位段医师的伴生之人呢?”

武义道:“他没有。”

孙抚面色又是一变,听闻每个出师的药师,都会找一位伴生人,这段青书竟然连伴生之人都没有,这、这、这不是开玩笑吗???

然而如今,只能相信了。

一行人出了谷,孙抚的情绪并不高,辰廉也并不在乎。

算起来,他已经整整十五年没有出谷了。

药王谷日子悠闲,他便也不知时间如流水。

“你们说他能救掌门夫人吗?”

“应该可以吧,郭长老总不会想要和我们武当结仇吧?”

“可是他都没有伴生之人,听说药王谷医术厉害的人都会有伴生之人。”

“那怎么办?掌门夫人不会有事吧?”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孙琴烟也很担忧,但是在看到辰廉那不动如山的表情时,就又生出了一股莫名的信任。

或许,他真的可以将娘亲医好。

这么想着,她就走到他身边道:“段哥哥,你别生气,娘亲对我们武当来说太重要了。所以……”

辰廉点头:“无碍。”他又岂是旁人几句言语就能伤到的人。

再说,站在这些武当门派弟子的角度来看,他也的确不是能够信赖的人。

几人走了三日,就到达了一座城池,名为丰源城。

丰源城离药王谷很近,故而城中药铺极多,一些请不起药王谷医师的人,便在这丰源城中找药师。

辰廉比旁人知道得多一些。

并不是每个人药王谷的人都有高强的医术,毕竟不管什么,天赋都极为重要。

没有天赋的普通弟子,最后都会来这丰源城生活,不过他们也都算是药王谷之人。

三日来风餐露宿,已经心情平缓一些的孙抚就道:“在丰源城休息一晚,明日我们再赶路。”

因为丰源城中医师多,故而朝不保夕、仇人众多的江湖人,一般都来过这里,毕竟谁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故而这里往来的江湖中人不少,药王谷对天下的消息掌握,也大多是通过丰源城。

他们落脚的客栈大厅,就有不少江湖人。

“你们听说了吗?拜月教一处总舵,被一少年郎给挑了。”

“你说的不会是灭了云南总舵的那一位吧。”

“可不是,听闻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郎,天啊,这怎么也得是一流高手了吧。这怎么修炼的?从娘胎里面练的吗?”

“这有什么,各门各派的那些天骄,不都是这个年龄步入一流高手领域的。就说如今的武当掌门,当初在绥广城,那也是一把莫邪剑横扫诸多天骄!”

“咳咳”

孙抚被呛了一下,当即上楼去了。

辰廉心想,这吃瓜吃到自己身上,这位孙掌门也是挺难的。

不过他的注意点还是落在那挑了拜月教总舵的少年身上。

如此名扬天下,又是这般小的年龄,让他不得不想到一个人。

而着拜月教,则是这十五年新成立的教派,武林中人开始没在意,后来才发现,这拜月教竟喜欢用活人、婴儿等练功,故而拜月教就被归为邪教。

偏偏那魔教也不承认拜月教,故而拜月教的存在,倒是有些尴尬。

他梦里看到得不多,这拜月教不知会不会和这个世界三位主角有关。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