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075 苦寒毒母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帮我师兄解毒。”第十九根本不知道她在絮絮叨叨什么东西,她伸出手来,手心有一个沾满了血的仙荷,“先解毒,才给你灵种。”

她手指一收,把东西牢牢地抓在掌心。

第十九第一次把交易的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她感觉很满意,自己的脑子好像比以前好使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从眼前这个衣着打扮都很清雅,但是骨子里极妖媚又极有心机的女人学的。

她拿不准自己是在学好还是学坏,但她想确保她的主人万无一失。

“妹妹,你可真是学坏了呢。”蓝若霜呆了一呆,好像在看着自己的过去的影子,“放心,姐姐这便解毒。”

蓝若霜盘坐而下,把勾猪半扶起,头枕在自己怀中。

勾猪睁着眼睛,眼神不但一点艳羡也没有,反而露出嫌恶之意,这让她不由得火冒三丈。

“该死的家伙,你这什么态度……好,姐姐不和你一般计较。”

勾猪望着这个心机深沉,让他望而生畏的女人,虽然这是一张漂亮的狐媚脸,但在他眼里变了形。

皮肤白得过分,就像青石街头的白墙,这脸也太尖俏了,简直像刀削过的翠竹。

但他知道,这只是因为他讨厌这人而引起的一种幻觉。

同样的一副脸,放在别的男人眼里,可能就是天姿国色,而且一点媚气也无。

清新、淡雅,如出水芙蓉一般的干净,就像他初次见到此女的感觉。

勾猪心头浮起很多不祥的预感,比面对龙武还可怕,但偏偏他又一次落在这女人手里了,还连累了天真的第十九。

落在这样的女人手里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好弟弟,其实这苦寒毒,我是解不了的。”蓝若霜捧起勾猪的脸,在他耳边轻声说。

“毒就像情,愈得不到,就愈是深,愈是解中得愈深。”

“等你毒入骨髓了,习惯了,和姐姐一样成了毒体,也就无所谓了。”

“姐姐给你苦寒毒母,让你和姐姐一样成为毒体。今后,你这皮囊就只属于姐姐了呢……你可别拒绝哦,如果你还想救出你那两个倒霉的兄弟……”她伸手指着空中两颗极为暗淡的星星,“那便好好吸收吧……”

说完,她的一对红唇,竟然贴在勾猪嘴唇上。

第十九在一旁注视,她不理解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解毒方法,但她根据自己神识中的规则,不能干涉主人的桃花运,所以她并没有任何阻止。

但不知为何,一种极度不快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这种感觉似乎和她的神识设定无关,而是某种来自更深处的心灵的东西,缠绕着她,让她不得安生,她不得不转过去头,背对着他们,放眼望着湖中那片银色发亮的水杉林。

虽然经历了很多,但这夜依然是夜,一点天亮的迹象也没有。

这个世界里果然是没有白天的。

勾猪也吓了一跳,但是,扑面而来的并非是一个甜蜜的长吻,而是一团阴寒无比的气息。

这团气息来自蓝若霜,又和苦寒水中的苦寒毒极为相像——感觉却更加浓密更加粘稠,而且却并非是那种死的毒素,而是某种活着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像无数冰冷的虫子钻入了自己的口鼻,把勾猪堵塞得几乎不能呼吸,但又咳不出来,在这种恐怖的之中,他却发现整个身体在发生某种变化。

之前,勾猪体内的寒毒吸收了阳气,垢结成了某种实质的东西,阻塞了经脉,现在这些坚硬的垢,就像油污碰到了碱水,开始融化,变得柔滑。

他感觉到体内的真气开始运转,虽然身体之中依然是阴气占了主流,但阳气被这种黏糊糊的所谓苦寒毒母包裹,便和充斥的阴气生生隔离了开来。

阳气又和毒母混合着注入了血脉中,给他的身体带来了能量。

他的身体终于渐渐变得温暖了,脸上又有了血色。

“你……到底做了什么。”勾猪挣扎着起来,将这个女人推开。

他明显赶到自己身上的毒有了缓解,但总觉得这个捉摸不透的女人没有安什么好心,他身体的身体和原来已经不一样了,他拿不准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还不如直接“死”了被传送出去更加简单。

“呦,翻脸可翻得真快,姐姐帮你解了毒,连谢都没有一句,还给姐姐鬼脸色看!”蓝若霜美目一瞪,立刻伸手将第十九手上的仙荷夺过。

这些灵种并非是她最想要的东西,但也算借着第十九除掉龙武后的不错的战利品,当然不能放过。

第十九并没有阻止她。,毕竟对方已经履行了诺言。

她明显感觉到主人体内的温度正在上升,身体变暖,体内血脉搏动也逐渐地有力起来了。

主人活过来了!

第十九满心充满了喜悦,这种喜悦的感觉冲淡了一切烦恼。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喜悦从何而来,她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有了烦恼和喜悦的区分,她以前觉得做什么事情都很简单,她只需要按照神识中的设定去做就行了。

但是,她现在逐渐地发现,她不但有神识中的设定,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在影响着她……

“十九……”勾猪摸了一下她的头。

这是什么意思?

第十九忽然感觉内心一片慌乱,竟然不知道什么情绪涌上了心头。

“乖十九,下次不要这么拼命了,这一层都是假的,我死不了,死的时候,我们会被传送出去。”

“传送可不包括你这个漂亮的妹妹在内……”蓝若霜抬头,指向空中的星星,“每次有人被传送的时候,星星都会被一团绿光笼罩,然后消失,你这个可爱的妹妹可没有星星——恐怕是被这个仙树当做这个树中的生灵了,死也会留在这里。”

勾猪往口袋里一摸,“我有传送简,给你用了好了。至于我,随时都能……”他现在并不在意传功不传功了,只要能和第十九活着出去,不要再冒险搏命就好。

但往口袋一摸,他才愣住了。

他的传送简早在第一层过关时的索桥上就掉下了悬崖,后来也再没有找到过,现在传送简只有宋如海和木头身上还有,而他们的星星的位置,正在那片被那种奇怪的银色叶子的水杉包围的湖水中。

“这苦寒湖,龙武他们花了一个月都没能进去一步。”

蓝若霜往苦寒水中走去,水弄湿了她的蓝色绸裙,但她并不在意,眼睛里闪烁着神秘的光,“你一定很想去救你还被困着的两个兄弟吧,那就跟姐姐来,没别的选择。”

“他们被什么困住了?”勾猪觉得非常奇怪。

一般的情况下,一旦受伤濒死他们也就被传送了,为什么宋如海和木头还会被困在这里?

“极冥草,是天地至阴至寒之处生长出来的,它最需要的是阳气。但这第二层根本连太阳都没有,它唯一的阳气来源就是依靠闯进来的翠玉宫弟子。这些弟子都练过《筑基纯阳功》,能吸收天地阳气。它会把他们留下,做成人茧,用来吸收阳气……“

看到勾猪微变的眼神,蓝若霜安然一笑,“别瞎想了,据说做了人茧不但性命无忧,而且会在极冥草造就的梦境中享受无穷的乐趣,灵魂永远也不愿意离开,你别看他们星光暗淡,现在正开心得很呢,哪像你的狼狈样……”

“他们怎么才能出来?”

“咯咯,等你们在传功塔中的时间耗光,就会自动被踢出塔外……姐姐倒是可以带着你去救出他们,不过你要乖乖地听姐姐的话哦。”

勾猪真是头大了,当时为啥花那么多钱买到第五层呢,早知道少出点钱买到第二层也就足矣了,等时间耗光,排位大赛都结束了。

三个人渡过了苦寒水,这条河流最深的地方也不到勾猪的腰,他的体内有了蓝若霜给他的苦寒毒母之后,已经对这水中的寒毒免疫,阴气入体,反而使得自己体内的阳气更加活跃,体力倍增。

第十九虽然本来就不会中毒,但为了免得她体内的阳气流逝,勾猪把她背在背上,她倒是不重,背在背上就像一个柔软轻巧的包袱,但主人的命令她又不敢不听,她满脸是血渍,依然能看出来她颇为局促的样子,

湖那边是一座石灰岩的小山,山下有一个岩洞的入口。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