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077 饥饿的第十九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077饥饿的第十九)

林孝被穆雄的惨叫声所惊,早已经睁开了眼睛,惊恐无比地望着他所仰慕已久的仙女一般的师姐,她手上拿着锋利的寒霜绫。

但他却依然动弹不得,手中的灵种和他正在做着殊死之搏,他能睁眼看着这一切发生还未曾岔气,已经是奇迹了。

此刻,灵种正在步步紧逼,随时可能突破他的防线,直接抹杀他的神识。

“师姐……”他喃喃开口,“为什么?”

“这里又不会真的死人,你们怕什么。师姐只不过罚罚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弟弟。”

蓝若霜笑了笑,但目光又忽然一横,穆雄的惨相和林孝眼中的震惊和绝望触动了她心中的某种记忆。一不做二不休,她立刻调用了内心全部的怨恨来对付林孝,直接一剑刺了过去。

伍院四人之中,林孝是唯一一个站在蓝若霜这边,支持先去获取极冥草的,他被一剑刺中胸口,体内血脉和真气一乱,立刻就进入了濒死状态。一团青光笼罩了他,他所有的神识都暂停了,这部分记忆也就此而消失。

蓝若霜目光停留在面前那个女弟子身上。她尤其对“自私”那两个字很不爽。

我自私?

带你们过桥的,是我蓝若霜。

让你没落到龙武手里,带你来这里避难的,是我蓝若霜。

用毒母换来灵种的,还是我蓝若霜。

你又有过什么用处?

不想去,就滚。

蓝若霜一脚踢在另一个女弟子头上,那人往后一倒,真气一乱,口中鲜血狂喷而出,还不等她出剑,就化作一团青光消失了。

最后一名师弟在暴走的师姐的威压和灵种的夹击之下,竟是吓也吓死了。

蓝若霜似哭死笑,挥剑乱砍。

纵使思虑周全,该做什么,早已算计得万无一失,但对于她而言,心灵的冲击是完全不同的。

“自私……”蓝若霜忽然一声苦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这次只不过让你们融合不了灵种,大不了你们下次再来就行了,已经够给你们情面了。”

冰清玉洁的寒霜剑上,也染上了一大片血渍,散发着一股惊心动魄的腥味。

蓝若霜从袖中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将水晶一般的剑身擦得干干净净。但这又不免让她的手帕染上了一片难看的棕红色。

蓝若霜将血手帕顺手一丢,小心地把宝剑插回剑鞘里。

然后她把零散落在地上的四颗灵种一一捡起,吹掉上面沾染的灰尘,擦干净血渍,小心地收起。

“都是我的……”蓝若霜口中喃喃自语,就像一个丢了魂的守财奴,一会儿,又满意地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第十九虽然没有看,但听到了一系列惨叫和蓝若霜的时哭时笑,她出生尚不久,还没见过这么这么奇怪的行为,心中倒是极为好奇,“她把他们全都杀了?”

“没有。”勾猪低头小声说,“这个传功塔死不了人,大不了也就是被传送出去,唯一被杀的龙武还是你干的……”

蓝若霜的心思,勾猪完全看不透,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这个女人继续发疯,殃及池鱼。

勾猪还得要她协助去苦寒湖救出宋如海和木头,现在他怀疑蓝若霜还能不能正常对话,他只想等这一夜过去,从头再议。

幸好这几个人都被传送走了,地面虽然还有点血渍,但是并没有尸体。石室看起来还算整洁,蓝若霜的剑也收起来了,并不像还要继续杀人的样子。

她一个人坐在一块如圆凳一般石头上,沉默不言,不一会儿,不知道她从哪里摸出一个洁白的瓷瓶,她把塞子一拔,喝了一口。

一股浓烈的酒香顿时充满了整个石室。

喝酒?这个女人居然在喝酒?

翠玉宫是禁酒的,勾猪以前混江湖的时候,辛苦扒窃之余也免不了小酌几杯,到了翠玉宫倒是完全戒了——到了这一瞬间,才想起那股醉人的香味,真是让人混身一颤。

喝完这一口,蓝若霜才想起这山洞里其实还有别人。

她举起瓶子直接又畅饮了一大口,脚步都有些踉跄了,才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在勾猪和第十九对面盘腿坐下,然后摸出两个小酒杯摆在地上,倒满了酒。

勾猪咽了一口口水,酒这东西对他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却又不敢下口,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忽然毒死他?

“你想将我毒死?”勾猪径直问。

“你当我是疯子?”蓝若霜原本粉色的脸上有多了很多红晕。

“谁知道?”勾猪瞟了一眼地上滩残留的血渍,“你为何把他们全杀了?”

“你别动不动就杀杀杀的。我有杀过一个人?我只不过让他们先回去罢了。他们什么都没干,最关键的事也不肯帮我,凭什么要我手中的灵种?”她眼睛一横,“这些灵种和他们有什么关系?都是我舍命才得来的。”

勾猪摸了摸第十九的头,略有心疼,这明明是第十九拼了命才杀了龙武抢过来的,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一口一个蓝姐相称,关键时却踌躇不前,目光短浅,愚蠢不堪!”

蓝若霜那一身的妩媚仿佛消失得一干二净,她瞪着双眼,一副怨毒的样子,“骗子……你们都是骗子!把你们这些看不起我的,杀个干净……天下便清净了……”

勾猪吓得脸色有点发白。这个女人情绪很不稳定,随时可能暴走啊……

“都在一个伍院里,你以后怎么见他们?”

蓝若霜忽然又转怒为笑了,“你真是迟钝呐……离开这一层之后,这部分记忆都会被抹掉。等姐姐我回了伍院,他们依然会屁颠屁颠跟着我。”

勾猪也想到过,只是还是有些惊讶,这女人看似癫狂,但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算计之中,那五颗灵种她要是能带出去,可是价值连城了。

伍院那些人只知道自己闯关失败,对她也不会有任何怨念,以后依然唯她马首是瞻,乖乖地去跟着她在排位大战上出生入死。

干净利落,毫无瑕疵啊。

“五颗灵种你打算全都融合到自己的剑上?你们一伙一人一颗不是实力更强?”

每把灵剑融合的灵种越多,威力上限也越高,但任何属性的灵气都是相生相克的,胡乱搭配只会变成毫无威胁的一锅乱炖。

而且她才筑基四重的实力,想要融合五颗灵种简直是天方夜谭,两颗就顶天了。

如果换了勾猪,五人人手一把灵剑,这简直是梦幻一般的队伍。

“傻弟弟……”

蓝若霜半醉微醺的脸上,在洞顶透下的淡蓝星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层淡淡的紫色,她嘴角微翘,眼光迷离,似乎只想要沉沉地醉去,免除这人世间所有的烦恼一般。

“记住,不管什么东西,只有拿在自己手里最好……”她口中喃喃地念完,竟然转过身去,伏在旁边一块大石上,沉沉睡去了。

可怕的女人啊。她会审时度势,做出只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至于所有人对她来说,只有利用和不能利用两种两种区分吧。

勾猪当然没有碰地上的酒杯。

这毒妇的酒,谁敢喝啊。

和这样的女人合作太可怕了,要是分配在同一个伍院,岂不是一辈子被玩定的节奏?

“这个姐姐,说得对吗?”第十九的绿眸在山洞里闪着暗淡的光,一脸疑惑的样子。

在她的神识设定之中,她的一切,都是为了主人。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物,但是眼前这个师姐和她相反,她说一切都只有拿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好的。

如果没有了主人,自己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意识再一次受到了冲击,一种迷惘的感觉从灵魂中升起。

但她想不了太久,一股困乏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不好意思地把头又靠到了勾猪的身上,“我好像……又饿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