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双更! 078 蓝若霜醉酒 ~ 079 同床异梦的合作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078蓝若霜醉酒)

“真快啊……”勾猪倒抽一口冷气。

他发现第十九吃纯阳丹的速度并不是匀速的,所谓一天一枚只是正常的情况,一旦发生战斗,或者是碰到苦寒水这种吸收阳气的时候,还会吃得更多……

勾猪挠了挠头,对于这般烧钱,还是有些肉痛。

勾猪身上也没有纯阳丹,他摸了摸第十九的腰间的布袋,不禁心中一紧。

“空了?”他明明记得给她的时候,里面还有十几枚呢。

似乎主人有点抱怨自己太贪吃了的样子,第十九脸上泛起了红晕,“一不小心就吃完了。”

其实吃最后一枚的时候,她还犹豫了一下。但那时,她必须要追上龙武,还要拿下他的人头,她的境界如果不高于对方,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那一枚非吃不可。

勾猪心中大乱。

这一回,他不是痛惜自己的钱,而是担忧第十九的生死!

纯阳丹,他身上也没有了!

他们伍院虽然还有几千枚纯阳丹,但都在宋如海和木头的仙荷里边。

原本以为十几枚足够第十九吃十几天,根本没有任何担忧,没想到一天不到就告罄了!

“主……师兄。”

“别怕,”勾猪摸摸她的头,“师兄会搞到纯阳丹的,你先休息休息。”

“嗯……”连单纯的第十九,似乎也有了不祥的预感,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无力地望了勾猪一眼,在她若有若无的灵魂里,似乎有一些东西在挣扎。

她能为主人而死,但主人会为了自己怎样呢?

不对,她怎么可能去窥探主人的想法呢……

为什么,她竟然会想到“自己”。

难道没有了主人,自己还有任何意义吗?

身体中的能量的极速枯竭,她的意识也在渐渐地模糊。

她这样纠结地想着,靠在主人的肩膀长沉沉睡去……

勾猪心如火燎,像纯阳丹这样的东西,虽然是玄门弟子中最廉价的货币,但临到此时想要获取,却比登天还难。

就算是勾猪自己去凝气炼丹,不仅没有基丹可用,仙树这一层种根本连白天都没有,太阳也见不到,哪里来的纯阳灵气?

倒是青木灵气充斥其中,但是想要把青木灵气分解为纯阴纯阳,这可不是他区区一个筑基弟子能做到的。

其他闯关弟子的身上倒有可能有,但是他们全都被传送走了,从外带来的物品也都是一并传送的,唯一的希望,只剩下眼前醉倒的蓝若霜了。

勾猪轻轻地把第十九放在地上。然后拿出一套自己备用的道袍裹在了她的身上,如果暖和,或许能撑得更久一点。

“师姐?”勾猪摇了摇她,其实他很想喊毒妇,但担心惹恼这女人再度发狂。

她是真喝醉了。一头漆黑油亮的青丝乱铺在头上肩上,埋头在自己的臂弯上,发出轻轻的呼呼的声音,完全没任何反应。

“蓝若霜,给我醒醒!”勾猪抓住她双肩,想将她抬起身,可这女人就像完全没有骨头一样,脑袋耷拉在了肩上。

勾猪拿着她一阵猛晃,“快醒醒啊!”

蓝若霜口中的话含糊不清,用手将勾猪一推,身子又是往后一倒,双手一伏,又趴在地上睡了,嘴里吧唧吧唧的,好像还在舔着好酒。

“再不醒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勾猪冲着她一阵大喊大叫。

蓝若霜翻身,继续烂睡如泥。

勾猪简直怀疑她在装睡了,如果这女人故意装睡,自然是不可能叫醒她的。

勾猪决定不再和她装君子了,做为贼,要拿对方的钱本就没必要叫醒对方。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凡是能藏东西的地方,一个一个磨过去。袖子里,腰间,这个女人身上零碎配饰倒是多,是个极为细心修饰打扮自己的有钱女人。

但仙荷只有袖子里藏着一个,上面还有点没有擦干净的血痕,勾猪拿出来一看,正是第十九从杀掉龙武抢回来那一个。

仙荷上没有魂息,勾猪直接往里一探,不要说纯阳丹了,里面竟然空无一物,灵种也都被蓝若霜给藏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世上还有小爷我偷不到的东西?”

勾猪哼了一声,但是心里却是很虚,如果蓝若霜带着一个烙印了她自己魂息的仙荷,他要打开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到时候他只能用手里的剑把她“叫醒”了。

外门弟子中仙荷毕竟不是常见之物。他指望着蓝若霜身上有个普通的荷包,里边不用多的,哪怕有一枚纯阳丹,也足够了。

但袖子腰上都摸过了,根本就没有。难道在怀里?勾猪手上一顿,但是想起第十九的惨状,立刻就顾不上了,不管三二十一,直接把手伸到这女人的怀里,一阵乱摸。

没有……依然没有……

“怎么可能!”勾猪心中大惊,这么一个女人,出来连酒瓶都带着,为何钱财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呢?

“你在干嘛?”蓝若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满脸红晕,也不知道是喝酒醉的,还是羞得脸红。

“你总算是醒了?”

勾猪没理她,继续翻。

“你手放在那里干嘛?”

“找钱。”

勾猪继续在她胸口掏来掏去。她胸口那枚玉佩,很像是个储物法宝!

蓝若霜脸颊绯红,莞尔一笑,“你就不用找借口了,早知道你贪恋姐姐美色,没想到你这么猥琐,竟然会趁姐姐睡着了下手。”

勾猪把那储物法宝摸了出来,是一个绿色玉佩,和连萍身上那枚是一模一样的。

“你这里面有没有纯阳丹?拿出来。”

“哈哈,天下男人都是一路货,不但好色还会贪财。但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直白的。”

“你应该不想现在就出去吧?你想去拿那颗极冥草种。”

勾诛慢慢地将剑拔了出来,贴在她雪白细嫩的脖子上,蓝若霜的脸色终于变了,酒醉后迷离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清明。这小子不是在和她玩暧昧,是玩真的啊。

(079同床异梦的合作)

“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要是被我送回去的话,下次你再来恐怕就很麻烦了吧。”

勾诛会想到这一点很自然。如果说这件事是她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她就没有必要处心积虑利用他来过桥,又在几个伍院兄弟不肯和她去找极冥草的时候进入暴走状态了。

蓝若霜暗暗吃惊。怎么回事?这家伙说翻脸就翻脸。而且翻脸的原因也很奇葩,竟然是为了几枚纯阳丹?她也穷过,但还没有穷成过这样。

这时她瞥了一眼躺在一边的第十九。怎么回事,这一直粘着勾猪的小妮子,忽然之间身上的气息弱成这样了?

“是为了你这个漂亮的小师妹吧。你这个妹子是纯灵之体,恐怕是得用纯阳丹才能续命吧?”

蓝若霜忘记了脖子上的剑,反而感觉自己掉进了醋坛子里。空气里都充满了让她无法忍受的酸味,这股酸醋在她心里焦灼,煎熬着她的内心。

她最受不了别人秀恩爱秀信任一副生死不渝的样子。

她倒不是嫉妒第十九有勾猪这么一个做贼的主人。她只是天生地嫉妒那些相互之间可以完全信任生死不渝。因为她没有。

这些人互相之间不用去猜疑。如果对方说什么话,自己可以放心地去相信。

这些人就像有多个身体一样。当其中一个陷入危机,其他的会拼死为她解围。反过来也如此。

她羡慕,她嫉妒。为什么别人可以有,偏偏她没有?

为什么她明明已经把能得到的东西全都拿在自己手中,却偏偏缺少了她觉得最重要的东西?

她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她从出生就没见过。当然她和勾猪一样有师父,不过她的师父比勾猪的贼师父更夸张一些,她的师父是青楼的老鸨。

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她一出生就在那个地方长大并经过专门的培养。

她从记事起当做家常便饭的就是各种勾心斗角和毫无底线的交易。师父只关心你能招徕来几个顾客赚上几两银子,姐妹同行们表面上笑脸盈盈背后里相互捅刀。

至于那些在酒桌上床上山盟海誓的主顾,只要穿上裤子他们就会把他们说过的话忘记得一干二净。当然他们全部死了——蓝若霜的苦寒之体,足以让任何精壮的人三日内暴病身亡,无药可治。

当她即将被打成一滩肉泥丢到河里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出二百两银子买下了她。然后把她带到了翠玉峰,在悬门顶哪里滴血入门,成了翠玉宫的女弟子。

不过她对翠玉宫也没有什么感激。后来她想到了,翠玉宫之所以有人出手救下她,并非因为她可怜。而是因为她的来源不明的苦寒之体。

进入玄门,虽然环境大变,但她的心性从来都没有变过。那些师兄师弟、高级伍院的弟子、内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都有不少变着法子来讨好她。但对她来说,他们和以前的嫖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不过交易比较委婉罢了。

至于同在外院的那些女弟子,别看对她笑脸相迎,恐怕背后你她们也一样在想着如何捅她的刀子吧。

她就这样生活在她幻想的世界里,小心地维护着自己的一切利益。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任何人。

但第十九和勾猪这两个人,可真是让她抓狂了。这不合道理,不合她的世界,这撕碎了她的世界,让她内心燃起无穷的妒火和渴望。

第十九那天真烂漫的眼神,对她的“师兄“充满了无限的信任,他说什么她都相信,他要求什么她都照做。她的眼神里没有怀疑没有防备,她简单地活着,为他出生入死。

这念头在她脑子里翻腾。但她渐渐冷静了下来。无论如何,自己想要的东西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去夺取。

“其实姐姐也没有纯阳丹。”蓝若霜两手一摆,很无辜地摇了摇头,“真没有。但我有办法救你的小妹妹。”

她这一次的表情倒是难得的真诚。嫉妒是嫉妒,但她要去办的事,绝不可能让勾猪这家伙给破坏了。遇到利益攸关,她绝对理智选择的。

这人只是疯狂护他的小师妹,并非有意对付他。暂时帮助这个人,说不定在夺取极冥草这件事上还能多一份助力。

她把袖子里的仙荷拿出来,正是第十九从龙武手中抢来的那个。

“姐姐的东西都在这个玉佩里。”她举起腰间的一个绿色的玉佩摇了摇,“弟弟要是不相信,可以用神识探进去看看,里面虽然有很多东西,但是纯阳丹一枚也没有。我们虽然没有纯阳丹,但是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第十九收到仙荷里。”

“你别想耍我。”勾猪摇摇头,“仙荷里不能放人。”这个是他在连萍的课上学到的常识。

“仙荷只能容纳灵丹灵草法宝之类的纯净之物吧。”蓝若霜说,“人身难免有污浊之气,收入仙荷中会导致仙荷遁法被破坏,所以无法容纳。但你这个妹妹可是青木灵气纯净之体,放进入没有问题。仙荷中时光停滞,她性命可保无忧。”

勾猪恍然醒悟。他自忖记忆力非凡,对各种道讲课程都是过耳不忘,可以算是聪慧过人。他却没有想到自己虽然死死记住了“仙荷中不可放入活物”,却没有想到第十九是纯净之体,和常人不同——甚至也可以说第十九其实就是个傀儡。

傀儡和法宝一样,当然可以放进仙荷里了。

仙荷中存储的物品不会有任何的变质,灵气也不会有任何的流逝,正是因为其中的时光是完全停滞的。第十九正在一步步地迈向死亡,但如果收到仙荷里,只要仙荷不损,她自然就不会死。

他收了剑,探了探第十九的鼻息,确认她还活得,只是这气息微弱了不少。他先把这个仙荷烙印上了自己的魂息,然后催动仙荷,把第十九收入仙荷的空间中。

“乖十九,你就好好地在里面休息,你师兄我一定把你活着带出去!”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