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080 极冥天柱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080极冥天柱)

“既然你的小妹妹暂时不会死了……”蓝若霜脖子上没有了剑,脸上又浮起那种媚笑来,“你是不是该帮姐姐了?”

对她来说,既然付出了东西,哪怕只是一个想法,她也一样要索回更多的回报。

“我本来就要去。”

勾猪冷哼了一声。他倒不是为了蓝若霜。他要去把宋如海和木头从那个沉迷的梦境里拉出来,他们身上有好多的纯阳丹,还有能送第十九出塔的传送简。

苦寒湖,银杉林,是这夜空的星光下不过方圆两三里的一片区域,却是整个传功塔甚至翠玉宫范围内最凶险的区域之一。

因为传送阵的原因,那些发誓要获取极冥草种的人大多都能活着回去。但是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受到了魂伤。

所谓的魂伤,远比身体的伤害更难治疗,甚至可以说就是无药可治的。这种伤并无其他的症状,但大多数郁郁寡欢,从此无心修道。其中的痛苦绵绵无绝期,直至终老,比起任何疾病或者残疾都更可怕。

也有人如癫似狂,一心想要再回到那片银杉林去,甚至打算只身去极地寻找极冥草。除此之外,他们对任何东西都失去了兴趣。实际上也就是疯了。

五百年来从未有人成功获得极冥草种,但依然有人前仆后继。还不是因为几百年前,翠玉宫的祖师爷后天青帝秦尊阳,曾经融合极冥草种,炼成了那把让三界六道莫不为之色变的“魂伤剑”。

秦尊阳四十岁之前炼灵剑上百,唯独“魂伤剑“凶名最盛。

据说魂伤剑不但能直接刺杀对方的魂魄,而且还能控制亡灵。每诛杀一人,那一人的残躯和魂魄就会留在剑中成为剑奴,除非剑灭不能转世。

有了此剑,不但威力无匹,还能控制起一支亡灵大军。这样的恐怖法宝已经超出了奇品的境界,堪称极品。

此剑在秦尊阳飞升之后就不知所踪。据说秦尊阳并没有将它带走,而是将它重新分解,留下了极冥草栽种在传功塔之中,和他曾经熔炼过的其他灵种一起都留在了传功塔的第二层。

任何弟子想要此剑,完全可以自己去获取灵种融合炼就一把。

虽然无一成功,每年还是都有内门外门弟子来这里冒着魂魄受损的危险试试运气。只是勾猪他们来的时间离排位大战已经很近,人数才会剧减了下来。

银杉林的周围是苦寒湖,水中充满了寒毒和被极冥草控制的亡灵生物。

一般实力不济的弟子,被苦寒水中的寒毒袭扰,再加上周围亡灵生物的围攻,根本进不了银杉林的范围。数月之后他们一无所成地回去,倒是可以避免魂魄受损。

而蓝若霜和勾猪,却因为苦寒之体,完全不受寒毒的影响,所有的亡灵生物也把他们当成是同类。所以勾猪这次跟着蓝若霜进入银杉林,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这些在远处看起来叶子就像银色的羽毛一样的水杉树,走进了勾猪才发现他们和一般的树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树叶和顶端的树梢上,因为极度阴寒的缘故,结了一层雪白的霜。

这里所有的水杉都长在湖水中,湖水大概有齐腰深,水面倒映着天顶中间的星星,和暗夜里林立的树木,就像一地破碎的水晶一样光影粼粼。

湖水其实并不寒冷。之前勾猪在苦寒水中寒彻入骨的感觉是因为体内阳气的流失。现在他体内的阳气都被苦寒毒母包裹着,丝毫不漏。反而这苦寒毒似乎是苦寒毒母的粮食一般,不断地被身体中的毒母吞噬,消化,转换成纯阳纯阴的真气。

“这毒母居然能分解苦寒毒!”

勾猪暗暗吃惊。这样的话,等于他只要不断吸收这水中的苦寒毒,就能获得纯阳纯阴的真气,在这里修炼岂不是等同某些风水宝地?比起第一层的重生峡谷能获得的好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重生峡谷是通过锤炼心性和破坏肉身来暴力打通经脉扩张气海。而这里直接就能分解出源源不断的纯阳真气的话,可以终日以《筑基纯阳功》冲刷经脉和气海。这样过程就没那么惨烈,速度也不堪多让。

湖水的中央是一棵巨大的水杉,明显比周围的树高了一头,至少十丈高。树的顶端发出幽幽的蓝光,就好像顶着一颗明亮的星星。

“看见没?极冥草是寄生草,”蓝若霜一指那发出幽幽蓝光的树梢,“就在这棵树的尖尖儿上边,可全要靠弟弟爬树的功夫了。”

勾猪心想,我爬树倒是没有问题。只是这传说中恐怖无比的极冥草,竟然这么容易得手?

翻墙爬树,都是他的老本行。

这树干足有三人环抱那么粗。但几百年的老树,树皮粗糙,到处布满了斑驳的伤痕、疤瘤。勾猪手指细长灵活,和猫爪子也差不了太多,凡是有一丝缝儿的地方,手指一抓,中气一提就轻松上去了,和壁虎一样。

“哎呀,“蓝若霜俏脸上嘴唇一撅,眼睛一瞪,怒道,“刚刚才叫了姐姐,现在竟然就只顾自己上去,不管你姐了啊。”

勾猪本以为自己上去把那灵草种子摘下来给她不就好了。原来还她还要亲自上去啊。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蓝若霜已经纵身跃起,像一只轻巧的翠鸟一样从水中直纵一丈来高,扑到了勾猪的背后,双手一环,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脖子。

“你干什么!”

勾猪吓了一跳。莫非这女人又想背后捅刀子?她又疯了?但背后并没有刀,只有一阵幽香随话音而来,一团柔滑的碎发扎着他的脸:

“好弟弟,背姐姐上去吧。”

这女人果然是疯了。又是色诱?都说杀人不如诛心,这背后的触感比捅一刀子威力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蓝若霜柔若无骨地攀在他背上,就像裹着一床温柔的被子。

“滚!”

“呦,姐姐倒贴都不要,不识好歹啊。”蓝若霜幽怨地离开了勾诛的脖子,攀住了旁边的树缝。

勾猪决定暂时不和这个女人计较,还是赶紧爬到树顶,把宋如海和木头救了,极冥草种拿到手,以后少招惹这个可怕的女人。

他往上爬了几步,忽然感觉一阵头昏目眩。

其实不是他头昏目眩,而是真正的天地异变!

最明显的是他攀缘的这课大树,越往上不是越来越细,而是越来越粗了。而且这种变化不是一点点,而是整个树干的直径在狂暴般地增长。之前也就是三人环抱的大小,而现在,恐怕一百个人也抱不住了!

这棵树,已经变成了一棵惊天巨树——勾猪已经无法形容它到底有多高了。百丈?千丈?而且他越往上爬,这颗树就变得越是巨大。从他手抓住的树皮裂缝就能感觉出来。起初只是手指粗细的裂缝,眨眼就变成了能放进去十来个人还有宽裕的一个巨大竖立着的峡谷。

树皮已经不像是树皮了,像是一种有着纹路,由无数条同一走向的粗纤维凝固在一起组成的坚硬的岩石。

勾猪望了往下面,高得让他晕眩。下面也不像是原来那一片湖了,是一片大海。海中生长着无数这样的巨树。每颗巨树光是树干的直径都有一两里,更别说高度了。他抬头只能望到黑压压的如云天一般的树冠,根本不知道这树到底有多高。

但一旁的蓝若霜安安静静,一直都没有惊讶出声。

“你没觉得奇怪?”

“弟弟别傻了,没什么奇怪的,是我们变小了。极冥草周围有一个强烈的空结阵,会把进入的外物缩小一千倍。”

“你本来就知道这里的玄妙?怎么没和我说?”

“我既然要来,当然是做过功课的呀。要是先和弟弟说了,弟弟胆小不敢来了怎么办?”

勾猪在外院混了这一年,偶尔也听到从传功塔出来的一些人放出的传闻,但从来都不包括第二层。这显然是因为这一层不会留下记忆。

他在外院也翻不到任何和传功塔有关的资料。蓝若霜却说她对这里有所了解,说明她还有别的消息来源。

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抛了多少媚眼玩了多少暧昧才换来这些消息?

还好这种异变不是无限的。勾猪眼看着眼前的树大约一千倍之后,这种扩大果然停止了。如果无限制地扩大下去,那他就永远也不可能爬到这棵树的顶端。

现在原本每一片巴掌大小的树叶,都已经变成可以站上上千人都不会感觉拥挤的巨物了。

他眼前的不再是一棵树,而是一根天柱。货真价实的一个顶天立地的巨大木柱。

这天柱如此之粗,足以看成一面竖立的大地。大地竖立起来,就变成了一面高得无限的恐怖绝壁。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