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双更! 081 阴阳合济 ~ 082 青木凝就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081阴阳合济)

这峭壁虽然高,却不是光滑的。而是布满了千沟万壑,由并不那么坚硬的木纤维组成。有时他们甚至能找到一条斜坡往上延伸。不过这样的斜坡往往并不连续。走完之后,勾猪又只好攀缘绝壁。

他们变小之后,这林中的风也变大了。大风吹在身上,勾猪感觉到的是那种随时要把自己吹下绝壁的大力。

他变成了一只在巨树之上拼命往上爬的蚂蚁——不,是蜗牛。

“弟弟,要是撑不住了,可要和姐姐说啊。姐姐来背弟弟也是可以的啊。”看到勾猪越来越吃力的样子,蓝若霜轻松跟在一边,在他耳边笑着说。

勾猪懒得理她。

原来十丈高的一棵树,扩大了一千倍之后,也就变成了万丈之高,足足相当于六十多里的高度。

走完六十里本来也不用太多功夫,但那是平地上。现在是竖直往上六十里,这可就完全是天壤之别了。如果是盘山路,就算走上六百里,也未必能上升六十里。何况这里根本就没有路。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在绝壁上攀缘。

连续攀缘六十里,筑基弟子绝对做不到。

勾猪曾经亲身感受被陈玄方带着一路在山壁上狂奔,现在想来,这家伙肯定是虚丹境界。

如果动用飞行法宝,法宝也一样会缩小成原来的千分之一。一丈长飞行法宝,将变成一分,也就是不到一颗黄豆的大小了。稍微一阵风都能将它吹得天远,根本无法正常飞行。

勾猪无法多想,只能继续努力地往上爬。这水杉上的寒毒比起湖水中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勾猪抓着各种缝隙的地方,手指和木质接触之处,总是感觉寒毒如潮水般涌来,通过指尖涌入体内,被体内的毒母吞噬。

这简直是一场饕餮盛宴。

极为纯净的纯阳灵气被分解出来,全都被勾猪注入神识变成了纯阳真气,填塞于气海之中。勾猪干脆运起《筑基纯阳功》的运功之法,体内纯阳真气在四肢经脉中运行。顿时他感觉到手臂和腿脚里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好像自己的身体都变得轻盈了起来。

他就像猴子一样蹭蹭蹭地往上爬。纯阳真气在体内疯狂运转,充塞着他胳膊上的肌肉,然后从他的皮肤里化成汗水渗出来。不一会儿,他的皮肤周围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白色雾气。

身体始终处于极限状态,而且又有源源不断的纯阳灵气供应。这简直就是《筑基纯阳功》所要求最极品的炼功环境了!

在玄门要获得这样的境遇,除了一些极品的风水宝地之外,就只有准备大量的纯阳丹,燃烧成纯阳灵气来协助炼功了。这也是为什么翠玉宫需要那么多纯阳丹的原因。筑基六重以上,如果没有足够的纯阳丹的供应,根本就无法再有任何寸进。

个把时辰过去,勾猪感觉全身都要被汗水湿透了。体内的纯阳真气依然在狂暴地冲击着经脉,力大无穷,但筋骨和肌肉都有一些扛不住的感觉,几乎要虚脱抽搐了。

一个时辰,上升了二里!勾猪都有点吃惊自己的本事。在绝壁上连续攀缘三百丈没有歇气,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且他的经脉似乎被运转的真气洗刷变得宽大了,气海也同样在扩张。虽然是很小的改变,但勾猪能很清晰地感觉得到。

他现在是筑基四重初期的境界。如果气海和经脉继续扩张,他就会突破到筑基第五重。他感觉这两个时辰的攀缘,已经让他的气海和经脉扩张了不少。

平时在外院,他苦炼上一个月,才能勉强获得如此之多的进步。

当然,如果不是他身体中有苦寒毒母,而且偏偏他又来爬这棵树,他是绝对得不到这种好处的,这需要太多的巧合了。

只是距离树顶还远。如果刚好是足足六十里的路,那么还有五十八里,要想得到这传说中的灵种之王还真是不易。

“你想不想试试?我在这树上运《筑基纯阳功》,感觉进展飞快,和在外面炼功完全不一样。”

蓝若霜伸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掐,说:“我这个弟弟有点良心,难得姐姐我这回没有看错人。你姐在这苦寒水边待了一个月了,能拿到的好处基本上都拿过了。”

勾猪这才想起,在第一层初见蓝若霜的时候,她才筑基四重初期。而现在她已经接近筑基四重巅峰的状态了,想必就是在这银杉林修炼的结果。

这种机缘不可能无限制地维持下去。当她能够无需耗费多少纯阳真气就能攀登这颗银杉树的时候,这种修炼对她的好处也就少很多了。最终的效果可能和在传功塔外每天自己修炼是一样的。

“你以为我要你陪我来,是占你便宜啊。”蓝若霜带着嗔怪说了一句,“这大银杉树上,越是负重,修炼的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能比的。”

“哦。”

勾猪对这歹毒的女人却没什么感激。他又想起在第一层的索桥上,他正和剑傀拼死对决时,这个女人背后忽然出手的一剑一掌。即便现在想起来,也是眉头一皱,心头的一股闷气至今无法发泄。

“哼,又在记恨你姐姐了吧。”不知道蓝若霜怎么感觉到了他心中的怨气,“你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我们先停下来休息。”

“行。”勾猪也觉得自己很难再这样爬下去。

他们当然没办法在绝壁上面休息。但好在这个绝壁上各种沟壑裂纹不少。勾猪往上再攀了几步,就找到一个凹进去的裂痕。这地方也还算平坦,就是太狭窄了一点。一面是绝壁,一面是悬崖。勾猪往下一望,千丈之高,让人心底一阵寒颤。下面是反射着星月,波光波光粼粼如黑玉一般的水面。

这地方一个翻身估计也就直下幽冥地府了。勾猪不敢睡眠,盘坐以《筑基纯阳功》调息。他感觉虽然浑身疲惫,但身体中真气涌动,舒畅无比。可惜的是,寒毒被毒母分解成纯阳玄阴之后,留下的大批玄阴真气不知应该如何使用,只能随着汗气排出体外,甚为可惜。

现在他体内有三种真气在涌动,这是他入翠玉宫一年多来从未有过的体会。

除了他一直修炼的纯阳真气之外,在第一层重生峡谷中吸收了青木真气。这二者并存倒是不难。

但是寒毒分解之后他体内又出现了玄阴真气,阴阳二气势同水火,阴阳凝合,要么直接化为实质,要么化为其他更加稳定的真气。

真正的老手能利用这种融合重塑肉身,扩张经脉,凝练出各种性质的稳定真气,施展神通。他却还差的远。

《阴阳合济功》是翠玉宫内门修士的入门功法,正是讲授这种阴阳凝炼之道。可惜这是内院不传之秘,外门弟子无缘得见。

一般筑基六重以下的修士根本无法控制阴阳双气,只会让阴阳融合产生的实质之物固结在经脉中成为沉垢,导致经脉迅速堵塞。这也是内门弟子的起码要求之一就是筑基六重的原因。

但勾猪有了苦寒之体,他成了一个例外。苦寒毒母的存在,让他对这二者有了一定的控制力。

“如果能控制这阴阳真气的比例,小心融合,说不定能产生出青木真气?”

勾猪忽然想自己一试。

翠玉宫的外门弟子绝大多数只能操控纯阳真气。如果他能修炼出青木真气,说不定能送那个目中无人的唐肃一个大惊喜!

他暂时无法使用青木真气的施展神通,但青木真气对身体伤势的恢复作用依然是有效的。如果修炼到极点,可以炼成不死之身。

当然这种不死只是恢复的速度极快,不是真正的不死。

他一面运转《筑基纯阳功》,一面以苦寒毒母为屏障,让阴阳二气小心地接触。虽然说天下万气皆可由阴阳二气所凝炼,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

每一种纯净真气的凝炼,都必须有极强的神识小心地控制,无论是阴阳二气的比例,还是融合的顺序,而且这步骤极为复杂。一步出错,轻则经脉阻塞,重则走火入魔,爆体而亡。每一种真气的凝炼都能写出一部秘笈出来。

勾猪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居然在没有前人经验的情况下自行尝试凝炼。换了在内院,这是被严厉禁止的。因为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082青木凝就)

合成青木真气,首先需要合成巽木真气和震木真气。这二者刚好相反,一个是阳阳阴,一个是阴阴阳。

巽木如风,轻浮而灵动。震木如雷,沉重而暴烈。风雷二者都是自然界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东西,并非实物,难以稳定存在。

但如果能再合成二者,就能得到青木真气。青木真气性质温和稳定,内含生机,有强大的生发之力。

头一回勾猪当然不敢玩得太大,他小心地用苦寒毒母控制,释放出极少量的纯阳玄阴尝试凝炼。

单独凝炼出一丝巽木倒是简单,但是这灵动飘逸的巽木真气极难控制。他好不容易凝炼出一点点,用神识暴力控制住,再分心去炼暴烈的震木真气的时候,总是免不了顾此失彼。

不但震木凝炼不出,连那一丝巽木真气也免不了鸡飞蛋打,飘散于虚无去了。

“你小爷我还没有开不了的锁!”勾猪心中不服。想当初第一层中,朴老九布下的结界那么复杂,他静悟了一整个白天,却也是参悟了。难道合成一种真气,比破解一个结界还困难?

勾猪尝试把步骤颠倒,先合成震木,再尝试巽木。结果震木性质尤其暴烈,要维持住简直比琢磨不定的巽木还危险。

他抱着一个火药桶,然后还要在火药桶上烧火炼丹,去凝炼另一种真气,这谈何容易?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他不由得眉头紧锁。

修士的性格不同,修炼的道路也不一样。有些人执着,一条小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最终也可能成功,但也可能失败。

有人灵活机变,一路不通立刻另寻一路。这样有时能找到正确的路,有时在离成功之前还差一点点就换另一条路上去了。

修炼之途,根本就没有成法。任何选择孰强孰弱也没有什么定数。

勾猪明显属于灵活机变的一类。

他决心要同时合成两种不稳定的真气,然后不做任何维持,一口气成功!

他终于明白这道青木真气合成的难度在哪里了。他平时在“开锁”的时候,完全可以汇聚全部神识去专注于此,锁又不会反抗,只要时间足够,以他超强的专注和耐心,打开只是时间问题。

而现在,他必须左右两手同时去开两把不一样的锁。

而且这锁与其说是锁,不如说是蕴含着极大风险的机关。他只要一步出错,就有爆炸的可能。

他还的控制二者打开的同步,两者必须恰好好处的同时打开!

难,确实有难度。

但是他喜欢。他行窃十几年,从来没有这样去开过锁,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要这么去做。但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无数次尝试之后,他对震木和巽木真气的合CD是越来越熟练。虽然只能维持极短的瞬间就会被释放出去弥散而消失,但他越来越胸有成竹。

他就这样肆意的挥霍着。

任何真气都不可能凭空产生,需要从天地之间萃取纯净的灵气,然后注入自身的神识才能获得。这东西直接凝炼成丹药,那可就是钱!

幸好这树上的苦寒毒滔滔不尽。要不然,他和一般的内门弟子一样用的是纯阳丹和玄阴丹来修炼的话,多少钱也不够他花的。

“终于,有点儿感觉了。”

勾猪感觉自己的神识已经一分为二。两个神识都在熟练地融合阴阳二气。不一会儿,一团无色的巽木真气在他的气海中凝结,就像一团凝聚的旋风。

另一边,一个银亮发亮的球体也在他的气海中成型,这其中充满了狂暴的雷电之气。

如果这种东西能操控出体,就是威力无穷的风遁和雷遁。

勾猪没有得意得分心,他毫不犹豫,将这两团东西合二为一。

一股猛烈的冲击在他的气海中爆发出来——幸好他控制了所有真气的总量。

这种量度的冲击,他刚好只能感觉到浑身一阵颤栗,但并不会经脉受损。

虚无的风团与闪亮的银光融合在一起疯狂旋转,就仿佛是太极图中的黑白二鱼。

但二者的比例并不那么均衡。震木的力道更烈,份量也略大一点。而风一般的巽木真气分量略少,像一只温柔的手,让狂暴的震木逐渐安静下来。

这比例也是靠了他无数次的实验,才终于找到的感觉。其实这个也没有定数。在一定的范围内微调这种比例,都能产生出青木真气,只是性质略有不同。

终于,这股旋转的气团有了安静的迹象,逐渐地透出淡淡的绿色,并逐渐转浓。最终变成了一滴墨绿色的液体,悬浮在气海之中,和周围的纯阳真气和平共处,就好像一滴绿色的油浮在红色的水面上。

“成功了?”勾猪内心一阵兴奋的颤栗。居然能成功?他居然能靠着一部外门的《筑基纯阳功》上的领悟就完成了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做到的事情?

他尝试吸收这一丝的青木真气,果然和第一层重生峡谷中,仙树留在他体内的青木真气完全完美地融合了,没有异常。

他尝试运转这些整齐走过自己四肢的经脉。肌肉中的疲惫被一扫而空。肉身在快速地恢复。

肉体修复的代价是青木真气也被损耗了。恢复这点疲乏所消耗的量,比他刚刚合成成功的量的十倍还多。

勾猪一阵心痛。这些青木真气如此之珍贵,完全可以储备在气海中,等遇到身体严重受伤,危急时刻再使用。

但他已经摸索出了凝炼之法,也就是平时的炼功中,就可以自己不断地凝炼了。

这里的苦寒毒几乎无穷无尽,这是常人根本都得不到的绝好机缘。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可以用青木真气把自己的气海都填满。

这一个时辰的尝试让他的神识无比疲惫。青木真气能修复肉体,但对神识却无能为力。贪多嚼不烂,还是得好好休息休息。

勾猪睁开眼睛。朦脓的夜色下,蓝若霜目光如星,正在对面凝望着她。

“看你这么专注,不敢打扰,弟弟应该获益不浅吧?”

他忽然觉得这女人有些说法是对的。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实力更可靠的东西了。他需要实力去踢掉唐肃这种讨厌的钉子,也需要实力才能洗刷窃贼的身份给他们伍院兄弟带来的污名,更需要实力才能活下去。

如果有灵种之王和自己的玄铁木剑融合成灵剑,他的实力必然暴涨。说不定整个翠玉宫外院都不敢再对他以窃贼相看。

要不要伺机抢夺?

“是啊,”勾猪淡淡地回答,“我感觉这么继续修炼下去,完全有可能在这里突破屏障,晋入第五重。”

蓝若霜嘴角微微一翘,明眸里闪着深不见底的光。难道她知道自己隐瞒了什么想法?

勾猪多么擅长察言观色,可惜对这个女人他总是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树皮上小小的一道横纹的裂缝,就像是绝壁上的一个鸟窝。外面狂风怒号,寒彻入骨。

其实这片林子的风和温度都从来没有变过。但他们的身体缩小为原来的千分之一之后,哪怕一点点轻风也能将他们吹起,感觉上风力就猛了无穷多倍。

而且身体变小之后,体内的温度难以保持,自然感觉四周变得寒冷了。如果不是他们都是修道之人,体内有有真气护体,随时催动纯阳之气在经脉中流动维持体温,早就被冻死了。

蓝若霜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原本两人是在窄窄的裂缝中各占一头,四目相对的。现在她就像一条滑溜溜的鱼一样,挤入勾猪和岩壁之间。这狭缝本来就只比一个人的宽度再宽一点点。被她这一挤,勾猪差点就要掉下去了。

“你干什么?”

“别动,“蓝若霜闭着眼睛,面向他侧卧紧紧靠在他的身侧,“这里冻死了。让你姐睡个暖和觉。”

这峭壁虽然冷,毕竟和岩石不同。它是木质的,放大了一千倍之后,能看到一条条足有手腕粗细的纤维。这些纤维又由许多更细的纤维组成,就像许多的绳子。摸上去还有点温润柔软的感觉。

蓝若霜闭目无言,就像一个钻进被窝里的孩子。她头靠里面的木墙上。一头漆黑油亮带着幽香的长发就像一匹墨绫铺在自己肩上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