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085 阴毒攒心刺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085阴毒攒心刺)

他按着他的节奏上爬,继续运转《筑基纯阳功》。他发觉这棵树越是往上,寒毒就越是浓烈。寒毒越浓烈,他能获得的纯阳真气也就越多。他自己的实力已经无限地逼近筑基第五重了。但他并没有去急于突破。

这一次,也许会自然突破。

和虚丹的凝色不同,筑基是越往上反而越容易的。从第一重升级到第二重,气海需要扩大一倍。而从第四重突破到第五重,气海只需要扩大四分之一就足矣。而到最后的第八重升级到第九重,只需要扩大八分之一了。

但这只是说突破屏障的难度变小了。但积累依然是越来越难的。只有日复一日地在气海和经脉中运转真气,这些通路才会如水滴石穿一般地扩大。如果已经碰到了壁垒而不专门去闭关突破,那么虽然气海无法扩大,但其中的容纳的真气依然会越来越凝实。

一旦这种凝实的量超过了突破所需,就有可能自然突破。

在修炼的早期想要自然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次突破所需要的真气很可能是气海容量的十倍甚至百倍以上。

但到了筑基五重,这种可能提升了。自然突破的效果远胜闭关或者通过外力比如各种丹药强行突破。

勾猪没再去想它,继续爬!

一个时辰过去。

虽然身体无比疲惫,但这种感觉就像晨炼之后一样,身体里每个毛孔都透着舒服劲儿。无论是肺部的呼吸还是心脏的跳动,都有一种疲惫但是极端清爽的感觉。

他感觉身体里的纯阳真气比原来已经凝实了一倍有余。等于他比一般的筑基五重容纳了一倍多的真气。当然这是不能持久的。他只能把一部分转换为青木真气。

青木与纯阳,就像一条红鱼一条青鱼组成的太极,在他气海内慢慢旋转。

凝炼青木真气的方法他也是越来越熟练了。

又应该休息休息了。这一次他至少上升了五六里。

这时他一抬眼,看到了一双鞋,一双腿。是陆巍。勾猪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人似乎站在这陡直的峭壁上。但显然他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并不能安然站立。他身体往后倾斜,左手往后,手掌吸在了树干上。右手握着他那柄黑漆漆的灵剑,将剑横在肩头。

“勾猪。”

他嘴里吐出两个字。之前蓝若霜并没有介绍过他的名字,他也能说出来,说明他想起了什么。

勾猪抬头,他觉得这个姿势很不好。如果这个绝壁不是竖立而是横的,这姿势就好像他匍匐在地上跪拜眼前这个家伙。而陆巍则是往后靠着安然斜躺的姿势。

勾猪轻轻翻身一跃,改变了姿势,一手抓着树干上的裂缝,但陆巍也随之而动,始终保持着在他上方让他仰望的位置。

“你怎么在这里?”

“你太慢了。霜妹在前面休息。她非要我下来看看你。”说到这里他又顿了一下,“不过我觉得其实并没有必要。”

“哦?那你来干嘛?”

“我想来告诉你,有些机缘不是人人都可以染指的。尤其是……”他竭力掩饰着自己的鄙夷,做出毫无表情的神色,“尤其是你。霜妹天赋异禀,她注定就是祖师爷种下的极冥草的传承者。这一点,是翠玉宫的高层早就确定的。在此之前,你自然不会知道这件事。但你现在知道了,所以你没有必要继续往上爬了。”

勾猪一开始就对这个人毫无好感,现在尤其觉得他讨厌。他白眼一翻,回复说:

“你想要怎么样?”

“很简单,离开这棵树,离开某些人,自己去树林里找机缘。那里还有很多灵种。”他说话的时候抬着脸,勾猪从下往上,只能望到他的下吧。这让他觉得非常厌恶,所以他干脆不理这个姓陆的了,直接望着树外的天空。

“咳咳,呸!”勾猪咳了半天,吐出一口痰来。他不确定刚刚那额心的虫子喷出的粘液是不是掉到他嘴里了,感觉从嘴到喉咙都很不自在。

“我真心没对那草儿没有兴趣,是蓝若霜非让我上来的。”

陆巍眉头皱起,他真是不愿意和这种毫无教养低俗口中全是瞎掰的家伙对话。

他居然说蓝若霜会非要陪他上来?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有内门弟子亲自出马相助,她居然会“逼迫“一个才筑基四重连灵剑都没有的猥琐少年和她同行?

这种事,就算是杀了他他也不会相信的。反过来是有可能的,这个少年不知道抓住了若霜妹妹什么软肋,或者是花言巧语欺骗了她,让她傻乎乎地相信了这个人。这种男人看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子就像蚂蟥吸到了血一样,一粘上就甩不掉了。

“人要有自知之明。”陆巍很想让他清醒一点,“问天道人是名门世家,属下弟子十之八九也都是垚人。若霜师妹虽然出身不明,但天姿国色,很有可能是垚人遗孤,今后也只有垚人才配和她结交道侣,岂是你这种人能觊觎的。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骗得她和你同行。但是你最理智的选择,就是现在立刻离开这一层,刚好可以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你非要纠缠进来,就是自己在找死。”

在他看来,女人终究还是太善良太天真的,碰到这种苍蝇一样围上来的男人,还真是没有办法。

“哦?垚人?”勾猪调笑道,“我虽然不是垚人,但你怎么知道我儿子我孙子会不是垚人啊。你看你师弟那个姓唐的,他爹就不是垚人,他不一样成了……”

“你找死!”陆巍大怒,双眉倒竖起来,连俊俏的脸都气的扭曲变形了,“贱种!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一个青石街上靠偷鸡摸狗混吃混喝的小贼,穿上了道袍依然是个贱种!”

勾猪的脸色也变了:“我是什么人和你何干?这大树朝天,各走一边。我走我的路,你发你的财。一条道上,把别人逼得没路走,对你一点儿好处也没。”勾猪并不怕他,唐肃龙武那种人他都没怕过,何况这个家伙才筑基四重。

“你确实有点天分。”感觉到对方的实力,陆巍还是暗暗有些吃惊。一般的一级伍院筑基一重二重的占了绝大多数。能到四重的境界,已经是天之骄子了。当然他师弟唐肃那种变态是不能算在其中的。唐肃这种已经高层内定的未来的真传弟子,一百年也出不了几个。

他是三级伍院弟子,人上之人的垚人,资质出众,从师父古问天那里得到了极多的好处,但也不过筑基四重而已。

这个贼头贼脑的家伙竟然能第二年就混到筑基四重,运气好得也有点过分了吧?

他忽然想到,他不能任由这个家伙如此放肆地好运下去。玄门实力为尊,出身只是其次。他的实力越是成长,蓝若霜越是有可能对他倾心不渝。

蓝若霜这样的天姿国色,居然下嫁给这种泥土堆里滚大的贱种,这让他想一想都觉得无法接受。

这毒念一起,杀意横生。想到这第二层做任何事都神不知鬼不觉,他的主意变了。他不打算再给对方和平退出的机会。他要趁早将这少年直接抹杀!

“你是有点天分,可惜不知收敛。”他黑剑出鞘,一丝略微保守的锋芒伴随着他的杀意传了出来,“你以为这第二层的世界人都不会死?你错了,我有办法让你真正死在这里。天赋和机缘这种东西,对一个早夭的人来说是毫无用处的。”

他抽出那根通体黝黑的灵剑——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一段细长的尖锐芒刺,得意地说:“据说被攒心刺刺入身体,就是仙树的传送阵也救不走,我很久前就想试试了。”

毫无灵气的波动,勾猪忽然感觉身体下一阵异动。他立刻往树皮一推,翻身弹起。与此同时,一根手指粗细的漆黑坚硬的芒刺就像笋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长出,霎时就有了一人多高。

它的锋锐原本是正对勾猪的心脏。好在勾猪的神识颇为强大,瞬间一弹,心脏倒是躲开了这一击。但这根黑色的长刺还是从他的右掌穿过了。

他立刻将右掌从这刺上拔出,一连串的倒刺勾住了他手掌上的血肉。勾猪拼死一拔,碎肉混着热血留在了黑漆漆的尖刺上,掌心上出现了一个血红的大洞。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