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浑沌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浑沌记》087 不留后患诛陆巍 1/1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087不留后患诛陆巍)

万一对方没有死,等他去极冥宫帮她的霜妹夺取极冥草的时候这个人冤魂不散地上来捣乱,和霜妹胡说一些什么,这就对他很不利了。

他不想让蓝若霜知道他对勾猪出手。虽然这是为了她好。女人是需要哄的,什么都让她知道只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虽然这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忍不住要下去看看。

“壁上飞“是翠玉宫内门轻功身法之一。练到最高境界,能在绝壁上行走如平地。可惜陆巍功夫还不到家,往上奔跑没有问题,往下就无法控制了。他只能靠手足并用,像猴子一样攀缘往下。

一路好几处都有血迹,显然对方并不甘心堕落,而是花了不少心思,想在中途停下来。

“还是不死心?”陆巍不由得皱眉,这个对手还真是冥顽不灵。

没多久,他看到了对方,但不知道是死是活。

隐约能看到他身上依然插着那根断掉的黑刺。他坠落在一道树缝中,刚好被树缝夹住固定了下来。但他一身都是血,头埋在树缝里看不到他的表情。身体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很可能是死了。

但他的魂息虽然微弱,但依然存在,这个是很难隐藏的。

陆巍叹了一口气,感慨说:“终究是一死,何必吃这么多苦头。”他出身名门,从小养尊处优,没吃过多少苦。换了他是勾猪,也许被钉在攒心杀阵中的时候,自己就绝望而放弃了。他都没想到对方还会最后一搏,不知道用什么秘术竟然弄断了他的夺命攒心刺。

这个土族贱命虽然粗俗卑鄙不堪,但是心性极其坚韧。这一点陆巍相当佩服,这种逆境中也不放弃的执着正是他缺少的。

当然越是这样,越是要趁早除掉他。这种对手如果成长了起来,必成大患。

他压制着自己的真气威压和魂息,屏息静气,悄无声息地接近对方,拔出攒心剑来。

这种压制有利于突袭。当然,如果对方是清醒的,距离如此之近,再怎么压制也是没用的。但对方弥留之际,神识处于迷离状态,不会有余力去发觉他。

“这一次攒心剑直接刺你心脏,你还能跑掉吗?”他暗想。此时剑尖已经离对方后背只有一尺之遥了。

一记猛刺!

“去死吧!”他心中发出畅快的怒吼。

他这一刺发力极猛,毫无声息,攒心剑直刺入树身之中,直没至柄。

居然没有刺中对方?

就在他运力的瞬间,明明和死人一样的勾猪,却忽然生龙活虎地往他的方向一滚,变成了面对面地接近了他,右手依然抓着树皮,左手掌心轻轻地按在了他的胸口。

“这怎么可能?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动?”

他这才注意到,那根黑色的夺命攒心刺,其实并不插在勾猪的身上。只是插在崖壁上而已。勾猪早就把它拔了出来,然后做了个障眼法,把它插在自己旁边,粗看起来,就好像依然插在他身上一样。

当然,陆巍死也想不到的是,勾猪气海中储备了一半的青木真气。拔出攒心刺之后,他模仿重生峡谷中的气息流动,使出青木修复术。虽然他的青木真气挥霍一空,但身上大部分伤口都勉强愈合了。

然后他没有动,静静地趴在这里装死。他知道陆巍这么看上去谨慎小心的家伙,一定会过来补刀。他就像一只捕兽夹一样,静静地在这里等待猎物的到来。

即便陆巍不来也没关系,他需要休息。他唯一要避免的是自己睡着。

他没有猜错,陆巍完全按他设想的步调在走。

“去死?要死的是你吧?”勾猪冷冷地说。他说话的同时,浑身纯阳真气聚集到掌心,一股浓烈的积尸气从掌心传出。勾猪等了这么久,他当然不会错过机会。一共十二枚冥界兰种,在他掌心瞬间生长,然后一齐爆裂。

“积尸气!”

在翠玉宫这样的门派,陆巍还从未想像过有人会修炼这么阴毒邪恶的东西。积尸气和青木真气的作用刚好相反,它来自尸体腐朽之后的残余,来自阴暗潮湿的地下,来自幽冥鬼府。再生机勃勃的生命,一旦粘上它,生机也会被强烈腐蚀,不死不休。

十二株冥界兰同时爆裂,非同小可。毫无悬念,陆巍顿时被积尸气包围。他体内的生机顿时如潮水一般地往体外流逝。积尸气和青木灵气如同水火不容,被积尸气包围的陆巍,立刻陷入了和钉在夺命攒心阵中的勾猪一样的命运。他即便直奔死亡,仙树的传送阵无法传送他!

随着生机的流逝,他的身体迅速萎缩。陆巍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形势竟然会翻转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

如果只是为了除掉一个潜在的危险的情敌,他却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那可真是太不值得了。强烈的悔意从心头浮起。

此时他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这个在看来渺小卑微的土人手里了。身份、地位,天堑一般的差距,现在反而成了毫无意义的可笑的虚无。这仅仅是对方的一个小小的花招,一招而已!

“勾猪,“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开口说道,“放我一条生路,我可以给你极多的好处,我让问天道人收你为弟子,我引荐你成为垚人也可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蓝若霜也是你的!我发誓!”

一种植物从他萎靡的身体上生长了出来。是一种精致的小花,通体雪白,如浑身缟素。这是他的死亡之花吗?

他能感觉到这些花受着对方的真气的控制。只要眼前的勾猪心中一念,它们就会一齐枯萎。他生机的流逝就会终止,他就能活下去。

只要他活着,流逝的生机可以日后再弥补,失去的道行还能再修炼回来。即便真残废了,他也能在舒适的家中和少年时代一样继续高枕无忧地安享余生。

他用无比渴望乞求的眼神望着对方,期盼着这一闪念。如果可以,他真心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换取这一个轻如鸿毛的念头。

勾猪没有回避他的眼神。四目对望,他看到的没有傲慢也没有复仇的快意。只有一种咬牙坚持的执着。

除恶务尽,绝不能给他活着的机会了!勾猪暗想。

这种人,你饶过他,他不会感激你,只会对你记恨一生,一有机会就置你于死地。混江湖这么多年,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

那些平时把别人的性命当做草芥的纨绔子弟、江湖恶少,轮到自己倒霉的时候哭得比谁都可怜。但你一旦放过他,没两天他又会变成恶棍而且百倍来报复你。

世界上最没用的美德,就是对恶棍的怜悯和善良。

只有让他死个彻底,是唯一至善的结局!

勾猪将体内的真气运转到极致。

冥界兰在陆巍的身体上,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茁壮成长,愈发地皎洁,素美,犹如一个个娇小的缟素美人。

开花,结果,然后爆裂,他几乎被一团冥界兰种组成的白烟包围。

最后时刻,陆巍也是放弃了求饶,眼神转而怨毒。

“你也活不了的!你会知道攒心刺有多可怕!”他发出恶毒的诅咒,但身体已经不听话了。勾猪只能看到他嘴唇微动而已。

他瘦如骷髅,完全变成了一具干尸。干尸自然无法停留在绝壁上,他轻飘飘地就像一片枯叶,在空中打着旋儿,坠落了下去。

勾猪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他混入玄门之后,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虽然他这一连串面临的危机不少,但这回真的是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如果不是他体内青木真气储备充足,在危机时刻部分地恢复了伤势,现在已经在幽冥殿上答判官们的问话了。

他手中拿着一个仙荷。这当然是陆巍留下的。出招的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施展自己的老本行,把对方的仙荷顺了下来。

他运转神识,进去扫描了一圈。里面有一些个人杂物,外加一些奇奇怪怪的丹药,估计收获不少。但没有法宝,没有纯阳丹。

陆巍虽然是垚人,家庭有权有势,但如果家中没有修士的话,是不会有法宝的。

问天道人对他这种筑基四重的外门弟子也并没怎么看好,否则的话早就赏赐法宝了。

玄阴丹倒是有数十枚,但勾猪最渴望的纯阳丹一颗也没有。他本来指望从陆巍身上顺几枚纯阳丹来给第十九续命的。

(有读者质疑我写过第十九一颗玄阴丹管一年,为什么不吃玄阴丹。其实我表达的意思是第十九一年必须吃一颗玄阴丹,一天必须吃一颗纯阳丹,二者不能相互替代。就像人得营养均衡,傀儡得阴阳皆备。)

陆巍这样的垚人,一般都懒得带纯阳丹在身上。这种丹药对他们来说价值太低,放在仙荷里占太多地方。需要的时候他随处可以用玄阴丹去换。

但偏偏这里没有任何能交换的地方。

勾猪感觉非常头大。他仰望这绝高无比的大树,他还是不得不拖着受伤的身体继续爬。再说宋如海和木头也还在那上边。有一瞬间,他甚至想随他们去算了,反正过几个月之后大家就会自己出去。

但他不可能放弃第十九的命。

对了,那个剑柄……

陆巍掉下去了,可他使的那支黑漆漆的攒心剑,却还深插在他刚刚装死的地方。在树皮上只露出一个漆黑油亮的剑柄。剑柄上有一圈一圈的螺纹,入手感觉硬如玄铁,表面却温润如玉。

勾猪运转体内残余的纯阳真气,将这东西一拔而出。和刺入他身体的攒心刺布满了微小的倒刺不同,这剑通体光滑,成三棱形,每面上有一道血槽,剑尖锋锐无比。

剑上自然有陆巍留下的魂息烙印。勾猪不客气地将他已经衰弱的烙印抹除,印上了自己的魂息。他立刻就感觉到了剑中攒心刺灵种的存在。

这种灵种是被人融合过的。一旦原主已死,它就会主动寻找新的主人,毫无抗拒之意。所以勾猪立刻就和这把灵剑建立了神识的连接。

“好东西啊!”

怪不得玄门上的仇杀层出不穷,原来杀人夺宝有这么大的好处。这剑如果拿去卖的话,不知道能换多少枚纯阳丹。

当然他不能明目张胆地拿着这把剑回外院去显摆。如果是这样,惊动了问天道人等高层就麻烦了。

不要说真传弟子,就是一个内门弟子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他把剑收在了仙荷里。平时没有必要使用,但危机时刻,他又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

做完这一切,他找了一处横枝,打算静坐调息,彻底恢复伤势。

爬到现在这个高度,这棵巨树上已经不只有光秃秃的树干了,横向生长的枝条也已经出现。走在这些枝条上,就和平地一样,比起一直攀缘在绝壁上要舒服多了。

他并无意和蓝若霜他们去争夺极冥草。宋如海、木头和第十九暂时都没有性命之忧,所以对他来说,时间并不急迫。这树上苦寒毒极为炽盛,是他修炼的福地,他要好好利用。

他再次盘坐,运起《筑基纯阳功》。除了纯阳真气之外,他打算再凝炼一些青木真气出来。之前被攒心刺刺中,为了恢复伤口,气海中的青木阵气已经挥霍一空。

奇怪的是,这一次的感觉不一样了。

真气顺着经脉流过全身,但只要是曾经被陆巍的攒心刺刺到过的地方,总是有一阵奇怪的刺痛传来。他连忙掀开衣服查看,这些伤口却明明已经愈合。

不但有刺痛,而且这些刺痛似乎会随着他的血脉流动而流动。刺痛的位置在全身漂移。

“不好!”

勾猪心中觉得很不妙。他想起了陆巍死之前眼神里透出的恶毒的诅咒。陆巍这个家伙,肯定是知道自己的剑招里有某种玄妙,即使从这些恶刺上拔了下来,他的身体里也会留下某种暗伤。

而且这种暗伤恐怕连陆巍都无法解,否则他就以此为条件来交换自己的性命了!

勾猪越想越怕。他尝试运转真气去化解这种刺痛。

根本不行!越是催动真气,他体内的这种刺痛就越剧烈,而且也越是转移到更多的地方,甚至逼近心脏。

“难道他的刺上有毒?不对!”

勾猪的神识扫过自己的身体。这不像是毒,毒会扩散,而不是转移。他这个像是体内被留下了什么异物。

“我知道了,是这些倒刺。”勾猪看了一眼他从自己身体中拔出的血淋淋的攒心刺。除了挂满了肉丝和自己内脏的残余之外,上面有一些倒刺也不见了。显然是断在自己身体里了。

“毒!这剑真他娘的毒。”勾猪感觉浑身都刺痛了起来,随着血脉流动,这痛苦越来越严重。蔓延到膝盖的时候,他已经无法站立了。

偏偏这些断刺虽然四处游走,他却暂时还死不了,远不到濒死的境界。他也只能倒在这“地面”上,浑身各处如针扎一般地痛苦,在地上做着无谓的挣扎。

“该死的垚人,忒毒了!”勾猪口中咒骂,身体却是不停使唤,连杀了自己来激活传送阵都做不到了。

当然要说狠,他的冥界兰也不亚于攒心刺。玄门法宝只有管用不管用,没有招式毒不毒的说法。

就算他被传送出去,身上残留的这些倒刺也会一起传送出去的。不知道回春院有没有办法把它们除掉?万一没办法,岂不是还是得死?

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